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侯府遗珠 > 第721章

第72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日一大早,叶深便被“咚咚”的擂门声惊醒。
  
  被惊醒的那么一瞬间,叶深似乎还有些迷糊,第一反应便是弹身而起,却发现怀里搂着个人,对上林婉娇美安适的容颜,终于意识到自己已非身处乱局之中,此时此刻他正搂着爱妻睡在静思苑的正房的大床上。
  
  卧房外又是两下“咚咚”的擂门声,虽说只有两声便嘎然而止,怀里的林婉却已经皱起了眉,嘴里还嘟哝了句什么,身子也往他怀里靠了又靠,不过却并没有睁开眼睛醒来。
  
  久别胜新婚,再算上林婉被诊出怀孕,叶深已经当了快一年的“和尚”,昨晚便激动了些,也轻狂了些,将林婉很是折腾了一番,最后把林婉折腾得直接睡过去了。
  
  因为被折腾狠了,向来浅眠的林婉,昨夜睡得很沉。
  
  半夜里由奶娘带着住在厢房的两孩子半夜醒里的啼哭声没有惊醒林婉,此时此刻外面“咚咚”的擂门声也没有惊醒林婉,可见真的累狠了。
  
  不行,得让林婉再多睡会儿!
  
  叶深抬手轻轻抚平林婉微皱的眉头,又轻轻拍了拍林婉的后背,待林婉眉目舒展呼吸重新绵长,这才缓缓起身。
  
  不用猜叶深也知道此时此刻来静思苑擂门的到底是谁,非叶晨莫属!
  
  果然当叶深轻手轻脚从卧房出来,看到的便是纠缠在一起的两儿子,此刻叶祺正一手箍住叶晨的身子,一手捂着叶晨的嘴,而叶晨在叶祺的怀里奋力挣扎着。
  
  纠缠在一起的兄弟二人并没有看到从卧房出来的叶深,叶深快步来到兄弟二人身边,压低声音怒道:“吵什么!就不能让你们娘亲多睡会?”
  
  听到叶深的声音,叶祺心里一惊,两只手便同时松开了。
  
  叶晨似乎并没有听到叶深的声音,依然奋力挣扎着,叶祺的突然松了手,一下子便让他失去了平衡,身子直扑地面,嘴里还大声喊着爹娘。
  
  叶祺忙不迭地伸手去捞,却只捞到了一片衣袖。
  
  眼看叶晨面朝下直扑地面,叶深长臂一捞赶在叶晨与地面亲切接触前那一刹那,将叶晨拎了起来,避免了一场流血事件。
  
  叶祺又惊又愧地看向叶深,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叶晨则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叶深无奈地抚额叹息,叶晨这一哭,林婉还能再睡吗?
  
  果然林婉很快便出现在卧房门前,皱眉看着卧房前的父子三人问道:“这是怎么了?”
  
  “娘……”叶祺和叶晨同时抬头看向林婉。
  
  待林婉弄清楚事情原委,也只能表示无奈了,忍住抚额叹息的冲动,上前给蹲身替叶晨拭去眼泪,面带严肃地看着叶晨:“晨哥儿,你可记得,娘曾经对你说的话,男子汉应该怎么样?”
  
  林婉早就发现叶晨的性子有些过于敏感。
  
  虽说比起同年龄的孩子来说,叶晨并不算爱哭的孩子,但是比起叶祺来却显得更爱掉金豆子。
  
  吴氏总爱说叶晨还小,小孩子哭泣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林婉还是希望叶晨能够学会坚强,长大做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故而平日里经常说些类似“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这种话激励孩子。
  
  叶晨是敏感的孩子却也是个聪明的孩子,脑海里瞬间便闪现出林婉以前曾经教导过他的话,顿时便觉得羞愧起来,将一张小脸深深地埋进了林婉的怀里。
  
  林婉轻轻拍着叶晨的后背,抬头看了看叶祺再看了看叶深,抱着叶晨转身便进了起居间。
  
  叶深和叶祺心里都是一惊,父子二人相视一眼,同时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道:“婉婉(娘)不高兴了!”
  
  林婉心里的确有些不太高兴,不过并没有生气,也就更谈不上对丈夫孩子发火。
  
  待叶深和叶祺进屋的时候,她已经微闭着眼安静地坐在梳妆台前由着樱桃替她梳妆。
  
  叶晨则坐在梳妆台边认真地翻着林婉的首饰匣,替林婉挑选今日要戴的首饰。
  
  见此情形叶深与叶祺又是相视一眼,不过这一眼之后却不再是叹息,而是同时舒了一口气。
  
  林婉抬起眼皮睨了父子两一眼,这一眼带着娇嗔同时也隐有笑意,这下子叶深和叶晨心下更安了。
  
  这这样静静地看着林婉梳妆,待林婉妆成,叶深突然开口道:“对了,婉婉,巳时三刻左右,宫里会有内侍来府宣圣上旨意。”
  
  林婉正对着铜镜收拾细节,叶深让她手上微微一顿,片刻之后侧身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叶深扬了扬眉。
  
  叶深替林婉抿了抿耳边的几根碎发道:“并不是忘记与你说,只是想让大家先睡个好觉。”
  
  尔后便简单地说了说旨意的大体内容。
  
  “爹,什么是三品淑人,阿奶也当官了吗?”叶晨眼睛亮亮地看着叶深问道。
  
  叶祺轻轻“啧”了一声,有些嫌弃地看了叶晨一眼,结果却收到林婉一记带着警告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林婉笑了笑。
  
  的确不该嫌弃叶晨,毕竟叶晨还小嘛,记得当年娘被封为三品淑人时,他的心里似乎也有过与叶晨相似的想法,只是那个时候他没有问出来罢了。
  
  这次叶深倒是十分耐心地替叶晨进行了讲解。
  
  叶深的一番解释之后,叶晨依然处于似懂非懂的状态,至少明白了阿奶的三品与爹的三品是不一样的。
  
  懵懂的叶晨又问阿奶的这个三品淑人到底对阿奶有什么好处。
  
  叶深顿了片刻便道:“以后你阿奶出门或者参加宴会只需对那些品级比你阿奶高的命妇行礼便可,也就是说再也不用见什么人都要行礼,也就不会像以前那么累了。”
  
  叶晨眼睛刷地亮了起来,片刻之后看着林婉认真地说道:“娘,等我长大要为娘争取一个不用向任何人行礼的诰命!”
  
  林婉先是微微一愣,然后一把将叶晨搂进怀里好一番亲香。
  
  虽说林婉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诰命到底是几品,事实上早在林婉向朝廷献出织机设计图的时候,便有了三品淑人的诰命,林婉也相信随着叶深越来越得皇帝的重用,他的官职会越来越高,她的诰命品级自然也会水涨船高,但是小小的叶晨能说出这样的话依然让她觉得十分暖心而且还有自豪。
  
  几年前类似的话,林婉也曾经听过一次,说话的便是长子叶祺。
  
  林婉不由自主地看向叶祺,正好叶祺正抿唇看过来。
  
  母子二人对上眼,同时微笑颔首,一切都在不言中。
  
  “你娘亲的诰命哪里需要你个臭小子,自有爹来争取。”叶深瞪了叶晨一眼道。
  
  几年前叶祺说要为她争更高品级诰命时,叶深也是这样瞪着眼睛怒怼叶祺,林婉便摇头笑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