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从大罪司教开始当反派 > 第三十章 自己和世界谁重要?

第三十章 自己和世界谁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笛口雏实小声道出内心想法,却还是没有将话说完,脸蛋便已扭曲成看似痛苦的表情,重新低下了头没办法将内心想法说完。
  在说出了自己身份的当日,洛墨就曾说过他其实应该算是救了她们父亲的;只是那个时候震惊太大,无论是她还是董香都没办法好好冷静的去想。
  特别是她们确实也被骗了好几次,甚至是在相当重要的事情上也上当受骗过....这令她们在发现自己又被骗的时候,一时半会儿难以去相信对方,或者说能马上又相信他才奇怪吧?
  但是天性善良的雏实,就算过去多次被洛墨过分地玩弄过,却还是会选择原谅他,并且从不会记仇什么的。
  因此冷静下来的她并未带着,洛墨过去给她的印象以偏见的态度看他,终究还是选择去相信他是真的,救了自己与董香父亲。
  正是愿意去相信,曾经多次欺骗过自己的人,雏实带着期盼的目光,犹豫着抬起头来再度看向他:
  “哥哥确实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但是....哥哥也保护了我们,雏实现在可以正常的上学,也是哥哥的功劳....哥哥,明明是个非常厉害的人,雏实的想法肯定比谁都了解吧?”
  “....但人的心有太多变量,也就是说,人本身是不可轻信的。”
  洛墨并没有否定雏实的话。
  他确实不觉得过于善良的雏实,会对过去他所做的事介怀,但就算雏实会选择相信他的辩解,可他却习惯性想加一层保险。
  哪怕这样的保险,可能让双方的信任崩坏。
  因为寄希望于别人的信任,这种事情与他一直以来的生存方式相背,相信他的人可能也会相信别人的话,因此他必须将主动权把控在自己的手上。
  “哥哥骗了我们和新叔叔....还说绚都先生是被ccg的人杀了,肯定是有什么理由的吧?”
  “不,只是正常的建立矛盾,让雾岛新去对付和修家的人而已,这样可以最大化的驱使他行动。”
  “可是哥哥也没有让人追新叔叔,放了新叔叔不是吗?”
  “因为我确实没想杀他。”他耸了耸肩又补充道:
  “虽然在背后开枪也是事实。”
  “为什么要这样.....”
  “只是效率的问题,而且有人逃走也方便我接下去的行动自由....啊,这件事就请你保密了,当然就算你说出去,也没有人会信你的一面之词就是。”
  事到如今他也懒得去隐瞒,很是随便的就道出了自己当初的真实想法,只是随口补充了一句,便领头走在了前面强行终止了这个话题。
  而尾随在他身后的雏实,注视着他的目光呈现出的只是无可奈何,已是不知到底该说什么好。
  ...................
  ...................
  喰种监狱内。
  自从家让杰森强拆之后,便阴差阳错“住”进伯利恒之星的笛口朝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没有太久,就会像ccg的喰种监狱里那些同类里,低于s级的都会在审问过后会给杀掉做成库因克。
  因此他也做好了,就算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也要装出什么都知道,却就是什么也不说的样子,即便是受尽折磨也尽可能令自己活得久一点。
  尽管他自己也明白,以自己的能力是无法逃离此地,可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死了什么都没有....而他想活着、想再次见到自己的家人。
  不过接下去的发展却让他十分意外,预料中的严刑拷打没有出现,甚至如果不是定时的送餐还有,他甚至都要怀疑黑色守望忘记了他的存在。
  这段时间里只是被关在牢房里,每日看着不知为何放在这单身牢房的电视机打发时间。
  今天这监狱又迎来了一群新的客人,甚至没有一会儿就又来了一群人,其中还有两个是他认识的人。
  其中一个正是当日戳着他的伤口,让人将他押到这监狱的少年,另一个则是.....
  “——雏实?!你也被抓进来了吗?!”
  女儿的出现令他一下扑到了牢房栅栏前,双手握着库因克钢制做的栅栏努力探头向往挤。
  而雏实也在注意到父亲那一刻,一扫先前的积郁快步冲上前去:
  “——爸爸!”
  “....真是令人感动的父女重逢啊,我感动的都要哭了呢~”
  “呵呵,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一直尾随在他身后的艾特,笑着仰头凝视着他的眼睛....那锐利的视线就仿佛要洞穿人心一般,真切地看穿了他此刻的真实想法。
  这让边上还在微笑着不断点头的洛墨稍稍愣了下,随后他的笑容逐渐消失,随口道:
  “明知故问什么?”
  “明知故问吗?你不会是在羡慕小雏实的爸爸吧?”
  “怎么会,我只是觉得....不管是喰种还是人都是一样的存在,真正在意的对象才是唯一,因此除此之外的人的信任什么的,只能建立在一般时期与利益一致的情况下存在价值,真要做什么,还得有让对方无法背叛的保险才行。”
  “你真是扭曲啊~明明小雏实就是个相当不错的孩子呀。”
  “你这样的人才没有资格说我,如果是你的话,这个笛口朝树说不定早已经死了吧。”
  懒得理会这个不管怎么想,心里应该比自己还扭曲的家伙他直接就想走人,去看看新抓到的独眼喰种姐妹和嘉纳明博。
  但是有着惊人听力的雏实,却突然转头看向他,露出了寂寞的笑容:
  “哥哥说的没有错,如果爸爸和妈妈被绑架了,雏实也没有办法肯定自己值得信赖,但是....哥哥是不是忘记了,祈姐姐只有哥哥一个人?”
  “谁会彻底的相信一个骗子?”
  “祈姐姐肯定会相信,因为....如果是真正重要的人,那么无论那个人做什么,肯定都会原谅然后去相信,只是.....”雏实看向他的眼神中,尽是呼之欲出的悲哀甚至怜悯:
  “哥哥,却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擅自误会了,什么都不知道的啊——是你们。”
  洛墨轻笑着摇了摇头,便挥手让警卫将这对父女带走,而他自己则头也不回的便进入监狱深处。
  ...................
  其实先前的话,洛墨有部分是故意说给雏实听的,尽管那确实是心里话,但还有部分却并没有说出来。
  ....尽管他很难去相信别人,但如果是他所愿意在一定程度上相信的对象,那么他也是愿意去承受遭遇背叛的结果。
  可是现在他所面临的情况却不太正常,无论是笛口雏实还是楪祈,就算可以相信却又不如不能相信。
  因为他不用太久就会离开这里,因此如果不把敌人全部干掉,与他牵扯过深的人失去他的保护....那必然是要面临不小的麻烦。
  既然如此,还不如保持个安全距离,这样彼此都不会有什么损失,就算他消失也不需要去担心难过什么。
  当然对于性格本应很好猜的楪祈,那个奇怪的少女现在对自己究竟抱有怎样的心情,他却没有办法搞清楚,毕竟楪祈是被自己给骗惨了。
  但楪祈到底是这么想的,到现在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了....至少对他而言是这样的。
  他人的憎恨与厌恶等负面情绪,对他反而是最好的“食粮”,所以不管怎么看他都不觉得自己现在的行动有什么错误。
  倒不如说,这才是最有利无害的行动。
  ....在心里整理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明确了自己的方向准确无误后,洛墨便重新恢复了内心的宁静平和,站在了嘉纳明博的囚室之前,面无表情的看着里面正在一身研究员标配的白大褂,看起来应该也不是很老,却已经是一头白发的男人:
  “你就是嘉纳明博吗?”
  “啊~我就是,你是米迦勒中将吗?比想象中的还要年轻不少啊。”嘉纳明博没有一点被抓后的恐惧,甚至笑容满面的打量着他。
  “是吗?不过你倒是....比我想的更开心。”
  “当然了,打破了鸟笼之人究竟如何,我可是相当有兴趣!但是....你竟然也是喰种倒是更让我吃惊,不、你其实是独眼之王吧?!来!让我看看你的独眼!”
  “....你的脑袋没事吧?”男人狂热的神态,令洛墨不禁无语的直摇头,忍不住看向一旁的艾特:
  “你们抓人的时候,是不是把他的脑袋打坏了?”
  “怎么会,他根本没有反抗,而且刚刚我说过了吧?他是自愿的。”艾特无辜的摊开双手否认,嘉纳明博也带着灿烂的笑容点头:
  “没有错!我是自愿的。”
  “....理由?”
  “我是你的同志!”
  “不好意思,我不是同志,我喜欢的是女孩子。”
  “——不是!不是那个同志!你是故意曲解我的意思吧?!我说的是为共同的理想而奋斗的同志!!”
  洛墨的奇怪理解,让被污蔑成“同志”的嘉纳明博,差点没有被气的一口老血吐出来。
  不过在冷静下来后,他还是在洛墨的催促下把自己的情况,以及所抱有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
  .....................
  根据嘉纳明博自己的介绍,还有洛墨通过黑色守望的调查可以确认,他是嘉纳综合病院院长之子,拥有极多的房产可谓妥妥的富二代。
  但这位富二代却相当有理想,早年毕业之后就留学去德国的喰种研究机构。
  当然其实在去德国留学前,他也一直从事喰种研究工作,回到日本后又以研究员身份加入了ccg,只是四年之后又离开了ccg。
  整个人生都在喰种专业上奋斗的嘉纳明博认为,这个世界....或者说日本一直被扭曲的“鸟笼”笼罩着。
  他一直在做的,也都是想要去破坏这“鸟笼”。
  ....没有错,嘉纳明博与有马贵将一样,相信着传说中喰种的希望与未来——独眼之王。
  只有独眼之王才能成为穿透阴霾的一缕阳光,才能够打破鸟笼的束缚....他是这样坚信着的。
  因此他在知晓喰种和人的混血儿,有一定概率会变成独眼之后,他便开始用人和喰种混合制造人工的独眼,希望能自己来制造出独眼之王打破“鸟笼”——和修家族。
  当然....这些是顺便想要去做的事情,嘉纳明博的根本目的是发掘出喰种的力量,将喰种的特殊性利用在医学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