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帝道至尊 > 第五章 丹老

第五章 丹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一声夹杂着岁月之力的诡秘诧异从秦越耳边响起,秦越手持木盒骤然转身,但是目之所及却没有任何人影。

    “呵呵,小家伙这么谨慎。”丹田处一枚古朴的玄色戒指泛着青幽的光芒从鼎炉中晃晃悠悠的飞出,显露在秦越的面前,下一刻一身素白色汉服儒袍的和蔼老者显化而出,乐呵乐呵的看着一脸警惕的秦越,“小家伙,今天可是我出手救了你和你那个小姑娘,难道你对我就是这个表情么?”

    秦越响起那颗石珠,看着还在打趣他的老者,不由得搔了搔头,将木盒揣在怀中,答了声谢:“我还以为那鼎炉有灵性,结果居然是你捣的鬼,不过今天的事还是谢谢你。”

    “鼎炉是有灵性,我只是寄居其中罢了。”老者看着脸上写着“取我精血我很不爽”字样的秦越,无奈的摆了摆手,“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现在最紧要的不是纠结鼎炉的事情,而是你的事情。”

    “我?”秦越不解。

    “想必你也已经发现了自己洞天轮海的不一样,开始重修境界。”老者看着秦越,一字一顿道。

    秦越感受着丹田处的灵力气旋和轮海空间中的熔岩灵海,不由得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现在所修出的灵力气旋是那玄异真经所致,但是这种状态是不能长久的。”老者看上去知道很多秘辛,“待得你现在所修的灵力漩涡再度凝出洞天之时,你有想过后果么?”

    一语出,秦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双洞天可能么?最后只会融合为一,成为唯一灵力源泉,否则待达到虚神境如何走下去?”

    “所以现在你必须要尽快达到炼血境,才能,避免双洞天紊乱,轮海崩溃。”老者郑重道。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秦越突然毫无边际的问道。

    “呵呵,小子,如果说是我看你根骨极佳想收你为徒你肯定是不信了。”老者并没有因为秦越突然地反问而愣神,反而是打着趣严肃道,“受人所托,与你为师。”

    “?”这次秦越倒是愣住了。

    古朴的玄色戒指滴溜溜的套在了秦越左手的小拇指上,老者轻语:“滴血认主吧,这也算是我这个已经一无所有的老头给你这个关门弟子的见面礼。”

    秦越也不矫揉造作,右手指尖逼出一滴闪烁着金红色光芒的精血融进戒指之中,而一旁虚幻的老者突然凝实起来。

    “先天至尊精血,果然玄妙。”老者笑嘻嘻道,秦越只觉得自己又被坑了,“这是什么表情,丹老我肉身化为劫灰,徒留灵魂寄托在这天铭魂戒,度过多少枯寂的岁月不见天日,滴血认主你才能控制着天铭魂戒,只是顺带了丹老我灵魂滋养的好处罢了”

    秦越只觉得自己现在是满脑门的黑线,不过下一刻便是被玄色戒指传来的信息怔住了,这居然是一枚罕见的具有自带空间的器物,而且空间还不小,可以寄居魂物。

    “将你怀中那株雪炎龙参也放进去吧,免得你下山的时候因为雪炎龙参散发的气息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丹老说着凭空消弥,重新回到戒指之中。

    秦越想了想,也是将怀中的木盒轻轻摩擦左手小指上的戒指,木盒倏忽便是消失在了秦越的手中,而秦越的脑海里则是接收到了从戒指中传来的木盒信息,旋即也不做停留,几个闪烁,便是从妖兽雪岭向着秦家掠去。

    而此刻薛家。

    “砰!”一声巨响从北面薛家议事厅中传出,参杂着寒铁打造的大理石桌被薛家家主薛啸天一掌拍碎,原因无他,就是被抬进议事厅的薛龙和薛正——一个从秦家回来便是魂不附体疯癫痴傻,另一个则是浑身灵力被打散,面部严重变形至今昏死不省人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薛啸天双眸中流露着浓烈杀意,先不说薛正作为薛家优秀子弟之一,未来必将是家族领军人物,薛龙可是作为家族中坚实力的一员,祭灵境虽然算不得很高的修为,但在这十万里罪土中的石城来说,依然是一个家族的中坚战力,如今却已然痴傻,已经影响到了薛家这个家族机器的运转。

    议事厅内,一名知道内情的薛家子弟战战巍巍的说道:“薛…薛正少…爷,是被秦家秦越…突入人群中,拎…拎出来一拳打成这样的。而…龙叔…则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掌风临…近秦越身…体时突然变成这样的……”

    “秦越!秦越!秦越!为什么会是这个已经废掉的人,为什么其他家族去的高层说是一个丫头片子!?嗯?”薛啸天脸色极端难看,一身磅礴的压力骤然笼罩了那个家族子弟。

    只可怜小家伙根本做不出任何抵抗,便是被薛啸天的压力压得吐血昏迷。

    “家主你这是何必!”议事厅左手尾座的老者挥手便是驱散了薛啸天的压力,示意下人将这无辜枉受池鱼之灾的小家伙带了出去。

    “秦家真当我们薛家无人了么!?竟然拿一个废人作为借口搪塞!我到要看看,秦家那个废物能掀起什么浪来!”薛啸天眼中闪过一丝戾气,议事厅中的薛家高层则是默然。

    与此同时,整个石城各个家族都被秦越复出的消息掀起波澜,即便那些去了秦家的高层和小辈的说法有出入,但是对于秦越弄疯薛家祭灵境薛龙的事实却是没有一丝不同。

    可是这场波澜的主角此刻却是轻倚着庭院外的木石圆桌,用手轻轻摩挲着冰凉的茶炉,翻过倒扣的茶杯,倾下一注散发着清凉香溢的蓝玉色香茗,惬意的品味着。

    “没想到这雪灵香兰凉着喝,别有一番滋味啊。”秦越感受着舌尖萦绕而下咽喉的清凉和香甜,赞许道。

    “茶水虽冷热适宜,但是问道却不待时日。”一旁丹老的身影缓缓显现,虽然只是灵魂体但也算是六感俱在,轻嗅着空气中沉淀下的茶香,也是取了一盏蓝玉色香茗很是滋味。

    秦越也知道现在体内灵力的问题,但是却并未着急,缓缓地运转着丹老口中的玄异真经,感受着丹田处越发凝实的灵力气旋,以及气旋内不断凝结而出的灵液,竟是感悟到了一种名为“过去”的意味。因为以前修炼出的灵力气旋也是在丹田这个位置,可是所修出的灵力气旋却有了本质的变化,但变化却保持着唯一不变的规则旋转,在这种时空的变化中运动而静止,重辟天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