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帝道至尊 > 第九章 出关

第九章 出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已经是七天了战天叔,你不去懿馨林看看秦越弟么?”身着印有四小灵院天青院院徽的秦莫,对着书房中依然惬意的品着手中茶盏香茗的秦战天询问道。

    “莫贤侄不必忧心,越儿一直都是独自静修,如果他不想让你见,你去了也是见不到的。这点,你战天叔叔我可是深有体会。”秦战天话语中略显感慨。

    自从五年前秦越突然出现在石城,秦战天便是察觉到了儿子的变化。在家休养了一个月的秦越,更像是得了什么后遗症一般,没日没夜的见不到人影,每每被秦战天寻到时,都是几近濒死,硬是吊着一口气挺了过来。整整五年秦战天没有对秦越放下过心来,也就是自他从雪岭的极北费劲千辛万苦得来血炎龙参回来那天,才赫然发现了秦越变了。那个生死不顾的拼命三郎又重新安稳下来,即便依然拼狠殴斗,但是却真正回来了。

    “对了战天叔叔,坊间流传的关于秦越弟的事,是真的么?”秦莫向着秦战天求证,毕竟知子莫若父,这石城中的大小事道听途说难免有误导,更何况是他那个已然化为废人的族弟。

    “嗯。”秦战天轻轻地点了点头。

    “竟然……是真的!?”秦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中听到的肯定答复,“但是黄老明明说这是无解的致命伤,几乎不可能复原…”

    “砰”的一声,秦战天手中的茶盏被骤然捏爆,四散的茶水溅湿了他面前书桌上的两封密函。

    “对不起,战天叔,我……”秦莫望着脸色陡然阴沉的秦战天,顿时感到一阵恐怖的压力。

    “我累了,秦莫,你先回去吧。”秦战天缓缓起身,看也没看书桌上的密函,便是越过秦莫,走出了书房。

    许久,秦莫才从座椅上起身,看着爆碎在地面的茶盏碎片,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了一丝苦笑:“学院这次的任务,真的是很难完成啊。”

    一周前,在秦越陷入空灵之境深度修炼不久,石城外便是迎来了一众年轻的骑队,个个散发着雄浑的灵力波动,这些人中有些便是这五年来从石城被四小灵院录入的宗族子弟,足足有三十余人。

    而他们的到来,也使得石城焕发出朝气,连续七天,整座石城都是那些有被四小灵院录入宗族子弟的家族大摆筵席的喜庆所充满,热闹之中却是冲淡了之前秦越事件的影响。

    但是对于秦越,各个家族都还是保持着缄默,唯有那些四小灵院归来的子弟在家族高层的透露之下,知道前两天将整个石城都是震颤的秦越复出的事情。

    一时间,那些归来的四小灵院的子弟反而是将归家的喜悦放在了一旁,均是让自己的家族观察秦家秦越的动向。这一举动,却是令得这些家族不解,在不断地试问之下,那些子弟才道出真相:“对于五年前秦越一事,四小灵院都还耿耿于怀,一直放心不下独自一人不远万里回到石城的秦越,特别嘱咐这次执行学院任务的同时,将学院对于秦越的心意告诉秦越,无论秦越还是不是那个天生至尊,学院都愿意为秦越再倾力一搏。”

    这则消息如同雪岭崩爆一般震撼了石城各大家族的高层,令得这些家族不得不是再度重新思考与秦家的关系。而秦家也是从这五年的石城边缘,再度成为石城的中心,整个秦家的基业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得到极大的便利。

    但是让各方势力都无奈的是,秦家秦越却仿佛消失了一样,整整七天七夜没有音讯不见踪影。只是有秦家的子弟在路过懿馨林时感受到懿馨林中仿佛呼吸一般不断吞吐的灵力潮汐,让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秦越小居懿馨筑所在的懿馨林。

    在这七天,秦家接待了不下十数起石城各大家族的拜访,但是毫无例外的,这些家族都没有见到秦越,只有那懿馨林中起伏涌动的灵灵力潮汐证明着有人在闭关静修。

    不乏一些妄图侵入懿馨林的分子,即便秦家有人驻守懿馨林周围,也是两拳难敌四手,总有空挡。但是毫无例外的连续三天,秦家巡守在懿馨林周边的族人都会在第二天发现几名面色惨白浑身抽搐的可怜人形,尽皆是忘掉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一切。秦家也是在第三天以后遣散了懿馨林外巡守的族人,一副任君来闯懿馨林的态度。

    各方势力包括四小灵院的子弟也是放弃了想要窥探秦越的想法,默默地等待着秦越的出现。

    懿馨林中,丹老一手端着茶盏品着蓝玉色的雪灵香兰,一手则是控制着一旁三丈多高的巨大炼丹炉,不时地转化印法。

    通体晶莹如玉宛若实质的灵力炼丹炉中,隐约可见一枚硕大的药丹静静盘旋,药丹的周围则是散乱的漂浮着数十种药草晶石。这些药草晶石都透露着枯涸之色,只剩下肉眼可见的丝缕灵性的波动向着丹炉中心那个硕大的涌去。

    “仅仅七个昼夜,便是消化了我八十一种天参地宝,看来即便是经过涅槃新生,重塑四肢百骸经脉,之前的元气损耗还是太大了。”丹老望着丹炉中越发摇摇欲坠的灵性链接,说道,“不过经过这一次的深度静修,小子的身体本源应该是可以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剩下能否达到圆满,还得看他炼血境一跃。”

    “那冰灵寒髓或许是可以从那守护灵兽得到。”丹老看似浑浊的双眸透露出一抹精芒。

    石城东郊外的妖兽雪岭之上,一道巨大的身影盘踞在雪岭之巅,淡淡释放的血脉威压竟是令得妖兽雪岭方圆三十里内的妖兽尽皆战栗:“能够潜入这十万里极北之地,确实有能耐,不过错就错在取了我极北小天王的东西。”

    一丝玩味跃然于这道巨大阴影的脸上:“不过这样才有乐子,不远千里的狩猎才是最有趣的。”

    遥望着石城东郊很是平静的秦家,阴影的眼神也是有些凝滞:“前几日分明在其中发现了一股精纯的药力波动,这几日却是越渐消散了。那等精纯的药力提炼,比之那鬼婆婆有过之而不及,与其巡回雪炎龙参给那个老家伙坑,不如就在此借助人族的力量帮我凝练虚神丹,料想这荒蛮的人族也不敢有所反抗吧,哈哈…”

    在这各方势力各怀心计暗自盘算的时刻,懿馨林中原本呼吸般吞吐的灵力潮汐悄然消散。

    懿馨林中竹叶随风轻轻摇曳,在向着懿馨筑回涌的磅礴天地灵力中轻灵作响。

    通体如玉般晶莹剔透的灵力丹炉此刻却是骤然颤抖起来,丹老见状,悄然切断了与丹炉的灵力联系,不过几个呼吸,偌大的炼丹炉骤然崩散,精纯的灵力想要四散的瞬间,便是犹如被强磁吸引住的散乱铁砂一般,一停一顿向着丹炉中心的巨大药丹坍缩而进,连带着整个懿馨林回涌的天地灵力,被药丹鲸吸而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