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四十五章 虚龙假凤

第四十五章 虚龙假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历商海沉浮半辈子建树屈指可数败笔数不胜数与成功无缘
  
      却也不算失败透。不过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倒是已经摸爬滚打变幻莫测的商界几个年头了现在想想当初的漏*和轻狂确实令人怀念初是用健康和青春买金钱如今是用金钱买健康了。”中年人淡淡笑道身边的年轻助手眼中全是无法掩饰的疯狂崇拜。
  
      “受教了。”叶无道诚心道。
  
      中年人关于那套“创造有用价值利润”的一席话让叶无道茅舍顿开在未来企业肯定要肩负更多社会责任而这种理论显然适应这种大势所趋的潮流可以这是一个暂时会显露优势的巨大潜力制高这是神话集团一个很好的机遇。
  
      因为自己家庭背景和星组行政资源的缘故叶无道一直钟情胡雪岩这种政商牟利形式在这一刻他的商业思维已经开始转变。
  
      那两位慕容雪痕的疯狂崇拜者内心还是激动澎湃虽然已经脱离口齿不清的尴尬但是满脸通红的想象和自己偶像的谈话有一种梦幻的感觉!当慕容雪痕弹奏钢琴或者拉提琴的时候谁敢亵渎那份神圣?
  
      当她们见到慕容雪痕和那位陌生青年的亲昵关系顿时惊讶的现那个被整个世界谈论的男人就是眼前文雅英俊的青年她们不禁对偶像的男人偷偷看了几眼他和别人谈论时无形中的自信和成熟让他格外特殊。也许这就是慕容雪痕为什么会看上他地理由吧她们下决心替这个现保密。
  
      不过光是能够和慕容雪痕聊天就足以让她们自豪一辈子了回去要是被人看到手机里的摄像一定要嫉妒死一大批同学她们偷偷朝对方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我想问一下企业最大的危机和机遇是什么。这个答案我思考了三年那个问我这个问题地人要我用五年的时间去寻找。我想偷个懒请教一下。”叶无道笑道再没有丝毫的狂傲和轻浮面对这个中年人他不得不正经对待。
  
      “知道怎么解释危机吗?”中年人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
  
      叶无道沉思不语怀里的慕容雪痕扬起脑袋声道:“危险和机遇并存就是危机。”
  
      中年人微笑头突然现这个聪明的绝美典雅女孩十分眼熟在劳顿和烦躁的时候他就喜欢听一些经典的古典音乐而这次去上海参加商业各大领域巨头的聚会本来是要听从朋友的推荐去参加那个慕容雪痕的音乐会因为他对古典音乐地喜爱让他对这位据越时间禁锢创造古典音乐的天才年轻音乐大师产生不地兴趣毕竟能将阳春白雪的古典音乐领域扩大化不是每一个古典大师都可以办到。
  
      最近他听的最多的就是慕容雪痕这个名字。从员工到女儿都是谈论这位天之骄女的话题。
  
      慕容雪痕乖巧的重新躲到叶无道胸口手轻轻握住叶无道的大手汲取温馨。三年地分离和最近紧密的巡回演出安排让她对爱人的思念愈来愈深刻。因为离别让她更加珍惜这份拥抱和温暖可恶的距离和青梅竹马让她无视那些叶无道其她的女人。
  
      “长期以来企业一直误认为可能遭遇最大的危险或敌人是行业竞争中的对手、潜在的威胁者或是自身的资源、人才等短板因素但是在我看来所有地企业都面临同一个‘危机’——无法预知的未来!”
  
      中年人见叶无道云里雾里不解其义脸上浮起回忆的神色淡淡道:“大约九八年前后。中国通信寻呼业地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南方某家大型寻呼企业特地制定了五年远景战略计划书然而这家曾经雄霸一方的企业训须消失了——不是因为在与对手竞箐中败北也不是战略计划本身的缺陷你猜猜看是什么原因。”
  
      叶无道领悟道:“因为不久整个寻呼业作为一个产业在中国整体性的消亡了。这就像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残酷游戏身后的未知因素就是最大的威胁。”
  
      中年人哈哈一笑欣慰道:“更何况可能还有弹弓在下!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商机恰恰就是来自这个‘不确定性’我从商几十年从事管理也摸索出这么个道理——企业高层决策工作的真相。则是随着流淌的时间河流不断感受与调整每一个微观步骤与未来变化的脉搏形成一条共振曲线!呵呵然这些都是纸上谈兵。真要短兵相接和具体操作还要相当的领导才能和指挥智慧。”
  
      叶无道陷入沉思而中年人也没有打扰和身边的助手声聊天。
  
      “总裁为什么要坐汽车呢而是和姐一起?”助手崇拜的望着身边商界风云人物能够在他身边可以获得。
  
      “当年我掏得的第一桶金就是在这条杭州到上海的路上有些怀念而已。”中年人望着窗外景色淡淡道恍惚间当年落拓青年的自己就已经是算是一位成功的父亲了。
  
      汽车停在城站中年人下车的时候朝叶无道微微一笑道:“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尖富翁俱乐部和财富论坛上与君畅谈。”
  
      叶无道微微头笑容显得自信、灿烂这一天其实就在咫尺。
  
      那两位慕容雪痕的忠实崇拜者依依不舍的和紧紧靠在叶无道身边的音乐大师作别还像情人般死死拉着慕容雪痕的手最后慕容雪痕实在是好意思才抽出手戴上眼镜和太阳帽和她们告别。
  
      “雪痕姑姑真的在上海吗?”叶无道拉着四处张望地慕容雪痕问道。
  
      “是啊。一想到海五千多家酒吧很多人都会醉了吧。姑姑会在这座东方的资天堂呆上一段时间过她过要来杭州的夏天的西湖虽然没有冬天地有古典韵味但是夏荷婉约、杨柳依依和晓风残月就足以让我满足了。”慕容雪痕痴迷道。
  
      “杭州除了西湖可能会让你很失望哦。至于被评为国际花圆城市的千岛湖我还没有去过希望是徒有虚名吧。”叶无道将那歪了的太阳帽摆正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狗崽队泛滥猖獗的今天名人也真不容易更不要蜚声中外的慕容雪痕。
  
      “杭州的美女多吗无道有没有乱花迷眼啊?”慕容雪痕调皮道。
  
      “曾经沧海弱水三千我只取雪痕这一瓢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