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六十章 群芳争艳

第六十章 群芳争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情圣就需要有为伊消得人憔悴的伤情自诩情圣的叶无道突然望着窗外渐渐阴沉的天空现自己如果按照叶正凌的那种功利心去面对一切那将会失去很多人伤害很多人“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叶无道嘴角泛起一个自嘲的苦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妇人之仁抚摸着慕容雪痕的雪嫩粉颊他开始挣扎着思索。
  
      君骑竹妾弄青梅的慕容雪痕自己敢没有丝毫的利用之心吗?让慕容雪痕登上她自己并不愿意的音乐神坛难道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举行莫扎特年全球巡回演出为叶氏赚得坛盆满盈自己又何曾拒绝?
  
      几乎是“相依为命”的姨杨宁素在那份炽热的感情中似乎仍然有着利益的成分如果不是她这位省金牌主持人大力宣传新生的神话集团为自己造势神话绝对没有今天的影响力。
  
      早就把身心交付自己的吴暖月若非那惊人的家世和神秘的背景他会默认她为太子妃吗?那可怜身世的蔡羽绾如果不是为了牵制陈影凌和兼并飞凤集团冷血的自己是否还有那份字内心的疼惜和宠爱?对于三年前伤害过自己的老师韩韵如果她的父亲不是桃李满天下的教育部副部长自己还会那么容易接受她?
  
      车窗外阴雨绵绵平添几分风雨紫竹敲寒韵的惆怅叶无道望着烟雨朦胧婉约的那条富春江叹了一口气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无道知道吗你很多笑容的时候也会轻微地皱眉头嘴角也随着紧闭眼睛里会有让人难以释怀的伤痕你为什么要连笑着也悲伤?”
  
      谁能否认在叶无道面前看死天真无邪什么都不懂的慕容雪痕有着兰质慧心和一颗玲珑心。
  
      叶无道收敛起那份挥之不去的愁绪淡笑道:“有些人脸上有太多太多的笑容是因为他们心中有太多太多的泪水我脸上的笑容不是很多所以我心里的泪水不是很多。只要你对我太熟悉所以才那么敏感地捕捉到我细微的表情变化。”
  
      慕容雪痕躺在叶无道怀里侧身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道:“每一个恋人都希望自己的爱情像水晶但是人怎么可能洁白无暇呢所以这是缘木求鱼的天方夜谭。爱一个人并不在于他或者她对她或者他做了什么而在于心里隐藏的真实感受甚至有些时候自己也无法了解那份真实感受。”
  
      叶无道抚摸着那柔顺青丝淡淡道:“知道吗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配不上您觉得没有资格去爱人或者接受爱曾经的张扬和轻狂似乎已经被消磨殆尽不知道是我的悲哀还是幸事。”
  
      慕容雪痕像一只听话的猫依偎在叶无道怀里柔声道:“是你自己告诉我没有什么配不配的上地哦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灯。就像我为无道作的那曲《轮回》那是一种宿命地感觉。在茫茫人海找到那么多人但是合适你的也许有一个都是奢侈我知道无道除了雪痕还有很多女人但是雪痕除了有些时候微微吃醋不会埋怨无道因为你对于她们来就是那个可贵的唯一我也知道只要雪痕不同意无道就算受伤也会放弃她们但是雪痕不会让无道放弃她们地感情因为女人在爱情上可以自私但是不可以残忍!”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缓缓道:“为什么我会有负罪感?”
  
      慕容雪痕优雅微笑道:“天下熙攘皆为利忙。我们都不是圣人不可能脱名利之外一个男人嫁给事业要想获得成功直到站在众人之上就必须玩阴谋耍手段用智慧!这是一个只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唯有胜者方可为王没有人计较你的过程一个女人嫁给男人自然而然情愿献出她的一切。如果计较回报得失那就不是爱了!她们既然决心爱你就不会在乎你是否在“利用”她们相反她们应该感到庆幸自己不会成为无道眼中的花瓶一个女人难道还有比帮助自己心爱的男人走上事业颠峰更骄傲的事吗?”
  
      叶无道眼神逐渐清晰嘴角渐渐勾起那个玩味地招牌式微笑道:“原来我忘记了当婊子是不可以立贞节牌坊的道理。像我这种从头坏到脚的彻头彻尾坏蛋何必用那些常人的思维角度禁锢自己呢在这个标新立异花俏世界没有个性是可耻的尤其是做个坏人!”
  
      慕容雪痕依偎在那温暖的胸膛望着扑入眼帘的满川烟雨无道就算你被整个世界否认还有我站在背后如既往的支持你!
  
      君当仗剑大杀四方;妾自抚琴浮沉随郎。
  
      烟雨朦胧中的杭州倒是让叶无道稍稍觉得可取了些两人在细雨中散步撑着一把临时买的米黄色伞走在大街上顿时就营造出一副温馨的夏雨润人图。
  
      “雪痕你怎么样的生活才是走让女人向往的?”
  
      “针线闲沾伴伊坐喽女人都喜欢只羡鸳鸯不羡仙最想要个平静的港湾。”
  
      “雪痕也向往?”
  
      “雪痕现在就是了啊!”
  
      齐音站在面向那湖碧水的别墅阳台上别墅里停着叶无道让人送来的跑车细雨蒙蒙中总是容易勾起一些淡淡忧愁一切历历在目的好像生在昨日从那次轻佻的相遇足球场的风波钢琴室的弹奏再到更衣室的漏*以及期间种种细碎片都让她觉得胜过三年来的风风雨雨是因为距离吗?
  
      齐音三年来第二次拨通家里的电话听见对方熟悉却明显苍老了的声音她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道:“我想进入服装香水业需要向你借资金大约七千万。”
  
      “想清楚了没有?”
  
      齐音皱眉道:“没有的话就算了。”
  
      “不要七千万就是七亿爸爸也能在半个钟头里交到你手里!但是爸爸希望你能够谋而后动商业就像你们娱乐圈只有进去了才能体会各种暗流规则和难处陷阱爸爸是过来人交过不少‘学费’所以知道你一个人想要创业并不容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