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地狱犬之挽歌 下

第四百八十六章 地狱犬之挽歌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松油门瞬间变档油门全开前轮一飘车子瞬间提只一秒就与暗红色的机车来了个尾相连。
  
      舒服干净动作无懈可击。
  
      伊莎贝瑞轻轻搂着这个相识不到三天的男人伟岸的背部拥有清寒季节中难得的温暖。
  
      她眼神复杂不用猜测伊莎贝瑞都清楚这个时候的他肯定陷入棋逢对手的极度兴奋中就像前一刻面对往常对她来神一样的存在奥古斯海。轻轻叹息收敛起放荡神情伊莎贝瑞有迷茫。
  
      而叶无道和那位神秘车手的交锋也陷入白热化。
  
      刹车不给油不变档位再加明明是一个向下转弯叶无道硬是违悖常规做出了一个玩命的甩尾后车轮紧贴着路面卷过前车轮已从容摆正。
  
      原本神情惨淡的伊莎贝瑞一声尖叫整个人都处于事后的癫狂状态下饶是身经百战的她也被吓出一身冷汗。
  
      这个疯子这个玩命的神经病!
  
      “爽吗野猫?不要急后面还会有更玩命的。”叶无道放肆的狂笑伴随着机车的轰鸣别有邪恶味道。
  
      深蓝的车身经过弯道已经出暗红机车一个半身位。虽然这是零零一秒的差距但对于那个神秘的赛车手来却是叶无道给与她的一个巨大地心理暗示。
  
      呵呵美人儿。很不好意思我又过你了。
  
      厚重的手套下纤纤的手指很不服气的一拧油门档位加到最高。瞬间度也达到了极限赛车手完全被叶无道地疯狂举动刺激了。
  
      两人所处的位置是三个连续弯道。他们两人只是行驶过第一个弯道而这时第二个更毒的急弯出现在他们面前。
  
      神秘的赛车手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被那个可恶的大混蛋给气得要暴走杀人疯狂之后再疯狂的举动都不算上疯狂因为疯狂已经成为惯性——赛车手以全冲上第二个弯道!
  
      而叶无道却深知全急驰的要命更何况。他只是想镇住那美人而不是与她赌命。轻触刹车一毫米。油门关闭三分之二引擎瞬间减叶无道以一个神乎其神的漂移转过弯道。要知道急行驶下的机车在弯道处刹车那无异是找死但叶无道就是叶无道。他知道什么是天才什么是蠢材蠢材住在天才隔壁但两个人绝不是兄弟。
  
      但就在叶无道心中微微得意自己的完美创举之时一个彻头彻尾疯狂地女人驾驶着彻头彻尾疯狂的机车以一个彻头彻尾疯狂掉地弯度不可思议地越了他恶狠狠地将他甩在了后面。
  
      天才。果然往往输给疯子。
  
      “吱——”的一声紧急刹车前轮后轮掉换了一个位置。暗红机车在第三个路口停了下来。车上那神秘的赛车手以一个极其挑衅的姿态等待叶无道的到来。
  
      档位调换减到三档深蓝色的流线机身缓缓滑过路面就象一条游戈在夜色里的鲨鱼叶无道慢慢滑向神秘赛车手。
  
      这场没有预谋地赛车应该以叶无道的完败而告终。
  
      在他们的前面不远就是海。澳门什么都好就是空间太少。如果再给叶无道一千米叶无道不会给这个疯女人任何机会。只是现在那疯女人也没有再给他机会。
  
      叶无道输了但叶无道不是那种虚荣心等同于自尊心的人。输就是输不论你是不是大意输掉了比赛总之你是输了。
  
      “你赢了什么时候领取战利品?”叶无道的脸上看不出一输掉比赛而恼火的迹象相反那种邪魅的笑容在月色下看起来更加令人窒息。轻轻揉捏被风刺得微痛的脸颊他笑望着眼前的神秘女子。
  
      神秘地赛车手横坐在车座上肆无忌惮的散魅力丰满的胸部纤细地腰肢细长而诱人的大腿完全一副令魔鬼也冲动的身材以惹火的姿态无声挑战着叶无道的道德底线。
  
      不话?拽身体是你的本钱所以拽是你的权利。
  
      突然一种冰冷的感觉闪进来。叶无道瞳孔收缩身体自然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伊莎贝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危险的征兆在叶无道肩头翻身跃过两条大腿在空中划过两道惊艳的线条横在了叶无道身前。只可惜对面暗红机车的赛车手是个女人否则定会被依莎贝瑞两腿间茂盛的花圆而狂喷鼻血。
  
      双手叉腰伊莎贝瑞冷冷打量着面前不言不语的人心中竟一时拿捏不准对方的意图。女人的心思女人最清楚但对于伊莎贝瑞来似乎还是头一次只能够静下心轻轻把玩着手中的一柄金色巧飞刀锋芒锐利。
  
      这时候远处的道路上微弱的机车引擎声响雷欧等人先后驾车赶来。
  
      他们一直在远处观望本不想打扰太子的雅兴但也感觉到了危险突的征兆慢慢凑近。他们相信以叶无道的手段自然会摆平他们所能做的就是以一个无声的威压来警告潜在的敌人不要轻举妄动这就是下人的本分。
  
      “哼!”头盔下那神秘的赛车手终于出了一声息。
  
      虽然只是一个哼但叶无道极为迅地在第一时间判断出这是一个年龄绝对不过二十岁的女性。要命年纪就有这样的造诣看来前途不可限量啊。叶无道心中感慨着。只是他倒忘了一有个叫叶无道的变态似乎好象也不足二十岁。
  
      这种心态在将来与欧洲太子地交锋中。也让他吃尽苦头。
  
      随着那一声哼那种冰凉刺骨的感觉飞快消失。
  
      依莎贝瑞很清楚什么时候保持警惕什么时候应该放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