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死不过点头地

第四百九十八章 死不过点头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类的**的黑暗中会被扩大许多倍黑夜永远是肮脏和淫秽的抹脚布。
  
      就在紫枫别墅陷入安静温馨的夜晚另一座中国的沿海大城市中杀戮却悄然拉开序幕猩红色的序幕。
  
      “那边!别让他跑了逮住他老子要大卸八块敢对老子使阴脚操你八辈子祖宗!”远处的夜里有人看扯开嗓子在呼喊沙哑血腥。
  
      呼呼呼!漆黑的巷子里呼吸声粗重如牛。一个人沿着巷蹒跚着往前奔跑。他一只手按着胳膊另一只胳膊似乎折断般低垂摇晃身子贴着墙跑不几步惊魂未定回头望望鲜血从他指缝间流淌染红半个身子但恐惧早让他忘记了疼痛命终究比疼痛来的紧要。
  
      还好那群没屁眼的混蛋们没追上来。
  
      这人抹了抹汗咬牙脚下却加紧了步伐一步步挨向巷尽头家里的孩子还等着自己帮她复习功课呢。
  
      巷尽头忽闪的霓虹灯有一下没一下的亮着气氛很是阴森。
  
      “嘿嘿绿毛鼠你可让我好等啊。”巷口人影一闪地上一条长长的黑影显了出来。一个身材粗壮的人横在了巷口一口锋利的割纸刀紧握在他的手上骠悍之气盎然如今这个社会没有杀过人和杀过人的绝对不一样这一去过监狱就会明白。
  
      刀身狭长刃冷洌。
  
      这绿毛鼠脑袋后面染了一绺绿毛加上人委琐就得了个绿毛鼠的歪名身材瘦弱却偏偏娶了个让周围男人都垂涎三尺的漂亮老婆他是城西区一个帮派的混混这个帮派名叫西天极乐堂。素来与城东区的紫气东来阁有仇隙因为抢夺市中心的一块繁华地段两帮一年来明争暗斗了很多次都始终处于僵持阶段。
  
      不要看这两个帮派的名字这么诗情画意其实两个帮派的头头学都没有毕业是各自花了几万块钱从所谓地风水大师那里买来的名称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把好好的一个黑帮整得跟窑子似的。
  
      由于两帮之间的势力还算均衡就一直处于拉锯战。只不过今天紫气东来阁突然动攻势杀了西方极乐堂一个措手不及后者死伤惨重。
  
      本来只是想在这个帮派混个名号好不用交保护费的绿毛鼠见机溜得快只是胳膊上挨了一刀这一路奔跑中起狠来的绿毛鼠倒也掀翻了几个家伙。
  
      见到这个男人绿毛鼠脸色一变再想回头只听见身后脚步声杂沓一群十来个人追了上来。
  
      “熊老大你真的要赶尽杀绝?!亏你还是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跟日本黑帮联手?就怕生孩子没有屁眼?!”绿毛鼠虽然貌不惊人甚至有不堪入目但绝对是十足的仇日份子。年轻的时候没有少砸过丰田本田。
  
      “哦?我跟日本黑帮联手?”那名魁梧男子得意洋洋的转头去问身边人。“喂你们谁看见了?”
  
      “瘪三整个一个傻b!”巷口外又来十多人显出身来嚣张大笑。那名魁梧男子狰狞笑道:“我生孩子没屁眼无所谓你可不要诅咒你老婆嘎嘎等你挂了我就去安慰你那个欲求不满地风骚女人起来你应该还要谢谢我呢毕竟老子的精子可是相当宝贵的。”
  
      “不承认自己是汉奸?你老爸当初怎么不**把你射到墙上。老子再无耻还没有像你这样和日本人勾结日你个汉奸你***干动我老婆和女儿我做鬼也要操你菊花!”绿毛鼠通红的眼睛满是愤恨的血丝。
  
      “承认我当然承认反正你要死了我就是承认了又有谁知道?”熊老大嬉皮笑脸着往前凑。一步步逼近绿毛鼠“不是老子不恨日本猪而是你们这群可恶的老鼠太可恨老子不过是借刀杀人而已!再了昨天老子日了那个日本妞不下六次也算是为国争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绿毛鼠在这个身处绝境的时刻竟然开怀大笑。
  
      “你笑什么!你疯了吗?”身为紫气东来阁的头目地魁梧男人皱眉道。虽然怀疑可嚣张气焰还是不经意间收敛了几分对绿毛鼠老婆地意淫也淡了几分。
  
      “老子笑你们的老巢都快被人抄了你都不知道!”
  
      “你你什么?你再一遍!”
  
      “那我就跟你了吧我们西方极乐堂和你们紫气东来阁都不过是一个棋子罢了!”
  
      “什么棋子?”
  
      “一个强大到我没有资格知道的王朝我们是它的一颗棋子!你们不配知道一群忘本的畜生!”绿毛鼠放纵大笑眼睛里有着人物的苍凉泪水恨根本就恨不起来脑海中过都是老婆的温柔笑颜和女儿的乖巧调皮。
  
      黑巷子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大眼瞪眼。他们本以为有日本三口组的暗中支持肯定会把西方极乐堂轻轻松松灭了谁知道西方极乐堂后面也找了一颗大树!如此来自己这群人算什么还不是给人当枪使?!
  
      “老大!我们我们怎么办?”
  
      “回去回去看看!”叫做熊老大地魁梧男子脸上笑意早就没了气也粗了。没想到他们两个帮派之间的斗争竟会是一个导火索。他不喜欢这种什么都把握不住的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那绿毛鼠怎么办?”
  
      “宰了!宰了再!还有问?”
  
      黑巷里一道冷笑闪过。
  
      “扑通。”人缓缓倒下血溅了一墙。
  
      绿毛鼠的眼睛是睁开着的死不瞑。也许他最后惦记的不是什么荣华富贵而是老婆给他准备的那顿晚饭还有女儿的功课。
  
      中经常出现地救世主并不会出现。
  
      这就是现实。充满了让你笑不出来的幽默。
  
      一道矫健地暗魁身影从墙上飘然落下走到绿毛鼠跟前蹲下把绿毛鼠的眼睛合上用并不标准的中文冷冷道:“是个男人所以你为你的老婆和女儿赢得了将来做人很多时候还是需要骨气这种东西的。”
  
      随后霍然起身朝那群已经跑远了地紫气东来阁成员走去。
  
      带起一片真正的杀戮。
  
      当这道黑影把一根钢管插进紫气东来阁那名叫熊老大的男子下体时。淡淡抛出一句“记得跟撒旦声是阿门农门给他的地狱增添牲口的。”
  
      月色下男子容颜俊雅飘逸身体雄伟修长只是那抹玩世不恭地笑音怎么都和他的冰冷话语相配。
  
      阿加农门太子党中最神秘的战将终于踏足中国在这场龙帮与日本黑道的杀戮中彗星般崛起。
  
      谁也不清楚他是谁来自何方。有何背景。
  
      但是接下来阿加农门的铁血手段彻底成为了所有人的噩梦。
  
      ————
  
      一拳侧击这大汉一肘过去将一个妄图偷袭他的人打得面部开花。正得意肋下一麻一个冰冷的感觉蔓延全身剧烈的疼痛袭来这汉子大吼一声双拳合击把偷袭他地人头颅击碎。脚一软跪倒在地。
  
      “豹哥!”紫气东来阁地成员纷纷开出一条血路希望能够赶往大汉豹哥的身边。谁都清楚这个紫气东来阁的脊梁一倒下他们也就真的彻底绝望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