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五百零八章 他朝两忘烟水中

第五百零八章 他朝两忘烟水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的父亲王储亚历山大和母亲希玛王妃的爱情就像是一个安徒生童话希玛王妃生下她的时候曾经对世界——虽然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的婴儿诞生但我相信她才是最美丽的孩子。以第三顺位继承人的身份继承王位看来这位荷兰新女王不仅拥有荷兰人民的拥戴还让荷兰议会极为青睐。”慕容雪痕望着电视中那位漂亮女王由衷微笑道就如同电视中所“在郁金香盛情绽放的国度我们的女王就是最美丽的郁金香”这位年轻的国家统治者拥有无法挑剔的气质和容颜。
  
      “没有想到会是她。”叶无道唏嘘道。
  
      “你认识荷兰女王?”慕容雪痕歪着脑袋眼神暧昧道。
  
      “喝你的咖啡。”叶无道笑着敲了下她的头似乎对此不想表任何言论。
  
      荷兰女王那是多么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啊!似乎在一瞬间他看到了郁金香花瓣凋零的场景。这朵世界上最华贵高雅的郁金香似乎不是他可以采摘的呢如果是三年前叶无道也许会愈战愈勇但是今天他已经学会权衡利弊计算每寸得失所以谨慎。
  
      如果真的有缘哪怕是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终究有一天还会环绕地球一月后在某个地方邂逅的。
  
      这个时候一对穿着职业得体的年轻男女坐在他们附近男人三十左右。虽不算极其英俊但是有种成功男人的成熟气质一看就是那种海外留学回来创业地商界精英此刻正打开精致的ibm手提给身边的女人分析形势。而那女人则极为修长身材比例近乎完美绝对是世界一流的模特气质冰冷精明她偶然间看到叶无道含笑眸子地时候神色轻轻一变随后表情漠然的头算是打招呼。
  
      “齐音学姐?!”慕容雪痕不敢置信惊呼道。
  
      “没有想到你还认识她她刚刚以中国第一模特的身份从公告界退出自己创办了以香水和珠宝设计为主的奢侈品公司目前呈现出较好的经营状态我相信如果她能够熬过开头这段最困难的时期。她能够成为中国本土奢侈品的领军人物。”叶无道想到曾经和她在千岛湖的那段偶遇多少有感慨。现是成为荷兰女王的她再是这位初中给我自己闭门羹的学姐她们改变地如此迅甚至让叶无道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齐董事长目前我们地品牌已经在上海、北京两地打开局面两家旗舰店的营业额出我们的预算十六个百分我已经成功服杭州大厦和本省的燕莎商贸大厦增设我们的专柜。只是我们的席香水设计师亚瑟约芬似乎有‘水土不服’作品远远没有崔熙梵设计师的样品‘宋词系列’出彩我想接下来是不是走纯粹地中国东方路线?”那名男子看着齐音询问道。
  
      “走我们自己的路子是迟早的事情但是目前还需要亚瑟约芬帮助我们打开国际市场的大门毕竟她在奢侈品市场上的号召力远远不是现在的崔熙梵所能媲美的不过等我们站稳脚跟所要依靠的就是崔熙梵这样富有东方古典气质的设计师了。”齐音纤细地手轻轻下意识的推了推眼镜不经意间瞥见远处的叶无道心里没有来由地出现一波急躁情绪。
  
      来南方考察市场的齐音起身淡漠道。“我们走吧。”
  
      还有两年多时间她能等。
  
      那男子微微错愕后不露声色的跟随穿着高跟鞋后比他尚且要高一两共分的大美女上司走向机场通道。
  
      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叶无道端起咖啡苦笑着转头望着大玻理窗外飞机的滑翔此刻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穿着一身总共价值不会过两百块的行头站在距离叶无道两米远的地方。用一种轻柔却不脆弱的声音恭敬道:“太子我叫宁禁城。”
  
      叶无道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不到二十五岁的青年。
  
      身体看似纤弱却是肌肉匀称充满爆力。
  
      一张再平凡不过的脸庞会让你误认为是那种勤恳到只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的农民在这个家伙的眼中似乎没有任何在意的事物就像始终处于一种漂浮的状态叶无道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所能拥有的境界这种境界未必就是中所描述的那般强大和玄奥但绝对是现实中一个人成功的重要前提。
  
      叶无道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太子党年青一代标杆人物的资料宁禁城四川人家庭遭遇变故后和被卖给毒贩的姐姐宁彩一起从内6四川逃命到沿海地区沿途其姐宁彩以卖身作为生计的支撑帮从就体弱多病的他治病一路下来生性好斗阴狠的宁禁城打斗无数负伤累累在姐姐得性病的时候因为缺钱他抢劫银行被捕入狱出狱后宁彩已经自杀随后他进入军队数次执行高度机密任务。退役后传闻在狱中得到高人指的宁禁城回到四川老家一夜杀尽毒贩一家上下二十三口在全国通缉下四处流窜数十次与武警和特种部队交锋而立于不败之地一年前进入太子党战魂堂随后挑战萧破军败。挑战狼王再败。挑战血狼堂副堂主胜。
  
      “有没有兴趣陪我去趟成都?而且还是军区大院。”叶无道笑道示意宁禁城坐下。
  
      “太子要我杀进军区大院也是一句话我的命不值钱能够多杀一个就是赚了。”宁禁城的声音很独特属于那种一听过就不会忘记的类型。算不上沙哑更不能好听但是很有北方男人彪悍地味道。这种猖狂的话从他嘴里出来非但不显得荒诞反而有种异样的味道。
  
      “呵呵。那倒不需要成都长军区大院是我时候玩的地方你要杀我还不同意接下来你就跟着我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觉得奇怪我要你做事地时候自然会。”叶无道吩咐道和这样的手下话最轻松因为对方往往能够举一反三。
  
      宁禁城了头就老僧入定般纹丝不动的坐在那里不要身体没有半动静就连视线都没有误差。所以叶无道肯定这个宁禁城甚至没有注意到慕容雪痕。
  
      似乎今天叶无道注定要在机场碰到许多熟人当一袭白色清纯装扮的李淡月映入眼帘的时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