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五百十一章 抬头看烟花灿烂 五

第五百十一章 抬头看烟花灿烂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无道在知道徐远清已经是江苏外贸厅厅长后自然直接把飞凤集团准备在江苏扎根的想法提出来虽然酒店餐饮业和徐远清的管辖领域并没有太大直接关系但作为苏州官员的标杆人物徐远清所蕴含的巨大能量不言而喻和台商联系密切的他必然在这几年中布下了一张不的关系网而且那次蔡羽绾参加完南京峰会后也无意间跟叶无道提到这位苏州的大红人只是当时叶无道没有想到就是自己儿时的玩伴徐远清自然顺水推舟的给个人情虽然不清楚这个飞凤集团是什么来历但徐远清和李镇平都敏锐的察觉到这个叶子已经在商界涉足颇深。
  
      虽然他们都自报家门般的把底细透露给叶子但是他们都现叶子似乎在刻意的忽略或者掩饰自己的过去从商?还是从政?李镇平和徐远清都不了解只能从蔡羽绾和飞凤集团这两个词汇中寻找些蛛丝马迹他们觉得按照叶子的性格和手段从商从政都有可能而且任何一个方面都能够鹤立鸡群甚至还有成为红商人的可能只不过既然叶子不想他们也不会问。
  
      舞台上几乎全裸的女人扭动如蛇的躯体眼神迷离带着若有若无的喘息呻吟从感官上最大程度刺激男人的肾上腺素。
  
      被苦苦追赶的柳道茗冲进嘈杂混乱的酒吧却怎么也看不到那个男人地影子。偌大的酒吧昏暗的灯光拥挤的人堆她要找到叶无道无异于大海捞针。那个在楼下包厢没有分到一杯羹地男人怎么可能让柳道茗这棵水灵灵的白菜从自己的嘴边溜走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在常年追杀别人或者被人追杀的过程中磨练出百米十一秒多的度竟然一时间都没有办法逮住这个水嫩水嫩的妞兴许是他从背后看到柳道茗那纤弱柔美的腿和挺翘丰满的臀部促使他某个部分急剧膨帐而影响了跑路度。
  
      柳道茗转头看到那张充满淫欲的狰狞脸孔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单纯女孩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惹人怜爱顾不得其他地她仓惶钻进酒吧深处那原本有些慌张的男子见四周非但没有见义勇为地垃圾还满是喝彩和叫好声似乎还有不少男人都跃跃欲试的想要代劳那追赶柳道茗的男人信心和兽欲瞬间膨帐到极。魔爪在磕磕碰碰中即将抓获那可怜的母羔祟。
  
      也许是脚步不稳一个踉跄柳道茗跌倒在地。泪水终于忍不住滑落脸颊四周的所有人物和事物在那一瞬间似乎都处于诡异的凝滞状态那个时候整个世界呈现一种单纯的黑白色如同底片她清晰地看到男人们嘴角的唾沫星子和肮脏表情还有女人们幸灾乐祸的嘴角和麻木眼神。
  
      柳道茗感觉自己的世界在这个时候在彻底的绝望中崩塌殆尽。
  
      在她的印象中酒吧里的各种氛围都是远离现实的场景。那些暧昧的紫纱帘缭绕地丝竹之音如同童话里的异域风景;那些隐隐约约的烛光沁人心脾地香味如同童话里的浪漫不切实际那些复古的装饰斑驳的墙壁如同童话里的某个古堡散出神秘的气息……
  
      抱有这种幻想所以柳道茗才会答应方婕来六本木但是迎接她的却是最残忍的现实。按照道理虽然风花雪月的场所容易出事情但是相对六本木这种较为正规档次也不差的地方来生这种事情的概率也确实不大。要就只能柳道茗她们这群丫头的不走运了。
  
      可是世界上有后悔药吃吗?
  
      显然没有。
  
      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哪怕你在马路上规规矩矩的行走被车撞死也只能怪自己人品不好。
  
      只不过上帝这个老头就喜欢安排巧妙的曲笔。充满黑色幽默。
  
      柳道茗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把自己拉到一个暖洋洋的宽敞怀抱抬头赫然是那张自己仿佛追寻几世轮回的脸孔一种温馨的委屈让她放弃矜持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抽泣起来在白天的校圆在同学和老师的视线中她就是那种品学兼优不会犯错不会出轨的完美女孩只是在这个被夜幕和灯光撕开面具的酒吧受到极大惊吓的柳道茗已经如惊弓之鸟只知道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抓住这个男人。
  
      “没事了别怕天塌下来都不会有人能伤害你。”
  
      叶无道没有想到事情竟然真的会走到这一步不出意外应该是电梯中那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搞鬼细声细语的安慰怀中身材比例完美的女孩双手巧妙感受着她肌肤的柔嫩似水六本木这种地方折腾出的事情天都不可能怎么样既然如此一个赵宝鲲就足够了。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给早就按奈不住的赵宝鲲一个动手的眼神只是漫不经心的叮嘱一句“尽量不要闹出人命就是了。”
  
      拿到圣身的赵宝鲲霍然起身那起码一米八五的魁梧身材顿时震撼住眼前那个准备叫嚣的三等残废周围那群原本希望上演禁忌画面的垃圾们也马上识相的沉寂下去毕竟刚才六本木的酒吧经理和一个身份神秘的男子都对这帮人客客气气。
  
      不能吃亏的好汉都死了。
  
      赵宝鲲冷笑着摇了摇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拎住那猥琐男子的头一个膝盖蹬腿结结实实的撞击那人头部见到这血腥一幕的李镇平依然笑容温和极像赵宝鲲的爷爷赵定国那幅弥勒佛模样轻声道:“又一个轻微脑震荡。可怜又幸运的家伙倒霉地是遇到我们家心情不爽的宝宝幸福的是有叶子在场。”
  
      似乎不满刚才周围人群的闹腾在五彩灯光照射下如同魔神地赵宝鲲随手拿起一把椅子就甩了出去。周围马上有一桌人城门失火的被殃及池鱼不少人的一身酒气都被赵宝鲲这毫无征兆的一手惊吓出来见过胆大的没有见过这么胆大的主这是**裸的挑衅所有人啊这家伙脑袋进水了吗?
  
      只不过不等他们这群人一哄而上赵宝鲲已经先下手者为王的操起一个啤酒瓶轰在一个咒骂着准备站起来的家伙脑袋上那家伙两眼一翻很干脆的轰然倒地附近一个刚才淫笑最烈地男子被赵宝鲲一个夸张的过肩摔丢掷出去几米远硬生生地跌落在舞台上。那群正在表演的妖艳女人顿时作鸟兽散这个时候的她们别有韵味。让远离事件中心的其他观众更加唯恐天下不乱一个个扯开嗓子吼叫助威都跟吃了过量**似的。
  
      酒吧经理看着横行霸道的赵宝鲲在那边做精彩的个人表演身边那个地位显然比他高出一大截地男子正若无其事的抽着雪茄眼神犀利如锋芒酒吧经理心翼翼问道:“紫川少爷任由这个人这么胡闹下去吗?要不要叫保安或者报警?”
  
      “你没有资格话。”男人淡淡道。
  
      酒吧经理身体剧震。卑微的低下头狠狠闭口。
  
      “报警?呵呵恐怕成都的公安局长来了都未必事知道这帮人开着什么车来得吗?”那男子悠闲的斜靠在酒柜边上冷笑道:“一辆是四川省纪委的车还有一辆是成都军区大院的军车你看我借给你几个胆子你敢动他们?”
  
      “要不我们玩阴的?”酒吧经理仍然不死心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