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五百十五章 杨家儿女皆雄杰

第五百十五章 杨家儿女皆雄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本傲骨凛然的魏明镜在见到叶无道后似乎变了个人似的用一种委婉的方式向叶无道表达效忠的意愿叶无道这种老滑头虽然不清楚为什么魏明镜这么殷勤但官场太极拳打得滴水不漏从刚得到的资料来看这个魏明镜是京城太子党的非核心成员父辈也曾做到国副这个级别虽然如今家族声誉日渐凋零但放在北京城外魏明镜仍旧是个地地道道的太子党成员。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叶无道对魏明镜的反常举止并不反感因为只要能和他产生利益关系那就等于在北京太子党内部安插一颗棋子。而且目前叶无道对太子党内部的情况也并非十拿九稳还需要魏明镜这样在北京熟门熟路的人指迷津自负不等于自大叶无道在战略上轻视敌人的同时懂得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在六本木的日本紫川少爷那里叶无道更是有不的收获他的名字叫紫川幕府是日本原十大家族中紫川家族的长子只不过如今十大家族被樱花紫葵真羽夜这三大门派逐渐吞并加上四大财阀的渗透蚕食历史悠久的紫川家族在近代无法避免的式威这个人虽然不像英式弈这些日本四公子享誉盛名在日本北海道也算是呼风唤雨的角色只不过跟紫川家族的死对头真羽夜家族一个千金私奔到中国隐姓埋名叶无道对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从来都有好感加上谈话中看出这个人对中国文化的痴迷和对日本现状的憎恶叶无道想到独孤皇岈跟西武集团的初步接洽并不十分顺利就有了更深一步以日制日的想法跟原日本富堤义明合作是想进入日本商界控制望月鸾羽的甲贺是想进入日本黑道而叶隐知心和水月流更是一枚谁都无法想象的妙棋。
  
      虽然解除这两人的软禁但是对他们仍然保持密切的24时跟踪如果有反常举动叶无道对负责跟踪的宁禁城和其他人直接干掉他们。
  
      叶无道如今已经布下满盘棋子如何让没一颗棋子都挥最大作用就是叶无道接下来要从长计议的关键。
  
      令狐婉约和叶无道在西餐厅用餐的时候陈烽火大煞风景的在边埋头狂啃牛排当服务生听到这个家伙要十分熟牛排的时候眼神霎时变化而令狐婉约也对这种把红酒当作啤酒豪饮的男人十分不屑叶无道在家里吃中餐虽然毫无风度可言但吃西餐却是极为优雅到位这让令狐婉约在心中对这位出身背景相貌才华魄力都无懈可击的太子加分不少。
  
      “你我怎么样才能全盘接受天上人间?我是全部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包括北京俱乐部和钻石年代。”叶无道直接问道。
  
      “除非你能把潭桧整垮不过你要知道崔彪在潭桧面前都只能算是个学生。”令狐婉约微笑道笑容如孩子般纯真无邪如果换作一般女人那就是可耻的装嫩但是令狐婉约表现出来就是一种异样风情她崔彪是潭桧的学生其实并不算夸张在中国很早就有北潭南李的法其中就有砸军车的潭桧后来才有南赵北崔而熟悉内幕的人才有北白南叶这种最确切的**南方自然是教父级别的枭雄叶无道而北方则是如今的京城太子党白阳玄也就是明珠学院白秋易的哥哥。
  
      “动他不容易不代表我不敢动。”叶无道端起酒杯和令狐婉约碰了一下。
  
      周正毅。仰融。张海等这些昔日号称资本大鳄的头面人物先后落马使得众多关注他们的人大跌眼镜。覃辉其实也不过是他们中的一员只是他太多神秘面纱使普通人平添了好几分好奇熟悉内幕的叶无道既然想花大精力对付天上人间自然不是没有机会不过潭桧这种混迹官场黑道商界将近二十年的人绝对是叶无道北上的重要障碍。
  
      随后叶无道提议去陈烽火所在的一个成都郊区令狐婉约的车在这个时候竟然凑巧地抛锚两人只好在陈烽火的带领下奔公交车站也许从来都没有坐过公交车的令狐婉约一脸不乐意只不过脸皮和城府都不弱的陈烽火对此根本就是无视而叶无道正好能到即止地揩油公交车很拥挤令狐婉约那对毫乳的弧线完完全全呈现在叶无道眼皮底下。
  
      公交车启动的时候外面有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边追边喊道:“师傅等等我!师傅等等我呀!”站在窗口的陈烽火从车窗探出去回答道:“悟空你就别追了去花果山吧。”搞得一车的乘客都捧腹大笑叶无道对这个恩人的玩世不恭也是相当无奈后悔带上这么个喜欢整天嚷着强*奸生活的混混。
  
      “什么素质。”令狐婉约低声道。
  
      因为拥挤加上红绿灯和拐弯车厢内叫苦声一片一位手中拿着一瓶酸奶的女郎忽然叫了起来:“别挤啦!别挤啦!把人家的奶都挤出来啦!”就在这个漂亮mm身后的陈烽火不禁偷偷坏笑自言自语道:“你的奶既然都挤出来了那就别浪费大爷我帮你接着。”
  
      也许是急刹车的缘故不断意淫的陈烽火踩到那个女人的脚身材火辣的mm回头怒目而视愤然曰:“**你大爷的!”饶是陈烽火这种老油条面对这种**裸地质问也不禁帅木呆滞张口结舌最后才回神流利流气道:“哦。那我替我大爷谢谢你操他。”
  
      这个时候就算是令狐婉约都笑趴在叶无道的怀中那个mm在到站后满脸羞愧地逃下车面对这种无耻到近乎无敌的男人任何女人都吃不消只要看看令狐婉约这种女人都拿他没辙就能掂量陈烽火的斤两。在终站下车后陈烽火叫了辆牌照模糊不清车身破旧的面的把他们带到一个很像三不管地带的区域如果不是叶无道在身边令狐婉约几乎都要以为这个社会主义败类要贩卖人口。
  
      他们经过一面墙壁的时候叶无道不禁哑然上面写着“此地禁止大便违者没收工具!”人民群众的创意果然是无穷的。
  
      陈烽火望着这片城市中的农村难得的深沉道:“国家体面不体面不在它有多少现代化建筑不在它的权贵阶层生活如何已接近或过世界达国家的水平。而在于它的最下层民众的生活是否有基本的尊严和保障。下层普通民众如果缺乏最基本的尊严和生活保障的再好听国家也是没脸面的。我们老百姓不要求官员不贪只想他们能够办实事就够了。”
  
      令狐婉约这次没有跟他唱对台戏似乎承认陈烽火这句话还算人话。
  
      “你有什么特长?”叶无道似乎很喜欢不拘一格地提拔新秀。
  
      “没有特长算不酸最大的特长?酒吧当过dj做过调酒师在高中教过语文和政治也干过推销员玩过股票放过高利贷做过老千还有白脸也有几次最近保镖做腻了想看看做鸭有没有前途。”陈烽火笑道只是这种笑容中有着让令狐婉约正容的哀伤一种只有经理过许多沉浮坎坷后才能有的沧桑一个男人满腹才华却卖不了几块钱总是件痛苦的事。
  
      叶无道在一个简易棚中随便挑了根杆子玩起台球第一杆因为手生竟然漏杆惹得令狐婉约娇笑不止陈烽火技术不错尤其是中洞水平很华丽手痒的令狐婉约跟陈烽火打赌谁输谁就在谁面前一直保持沉默令狐婉约从叶无道手中接过球杆后便打出一个满分崩溃的陈烽火只好认输只不过幸好令狐婉约没有真的计较这次打赌。
  
      令狐婉约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叶无道要带她来这种贫民窟但是她知道自己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
  
      陈烽火要了几瓶啤酒跟叶无道对喝把脚放在凳子上望着远方高耸的建筑物冷笑道:“据我们这个社会已经积累的很多财富这应该是真的。我们的城市已经建设得很华丽华丽得无法居住。假如我是一个姿色一般的妓女。每次1oo块不抽烟不喝酒不吃饭不得性病不养白脸要想买一套5o万的房子我得连续接5ooo次客人。假如每天接客两人那得连续奋战25oo天也就是连续做*爱7年左右!假如我是抢劫犯手段一般眼神一般每次出手抢得1ooo元。我也不抽烟不喝酒不吃饭不找女人不被抓住要想买那样的房子。得连续作案1ooo次假如每星期作案一次那得连续作案18年!”
  
      叶无道端着啤酒微笑道:“如果有机会放在你面前让你能够蹂躏这个狗屎生活你会怎么做?”
  
      陈烽火一饮而尽道:“我虽然曾经被人狠狠踩在地上还被吐了口水但是只要有机会我就算拔着鞋带都要爬起来。”
  
      这个如出一辙的回答无疑跟叶无道的性格完全吻合。
  
      叶无道眼神玩味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你这里吗?”
  
      面对叶无道貌似有莫名其妙的提问陈烽火理所当然地摇头一旁的令狐婉约则根据对叶无道的思维猜测原因她喜欢揣摩各色人物的心理活动尤其是喜欢从细微处观察城府深厚的男人如果让她对中国男人的好奇指数排榜叶无道绝对名列前三甲令狐婉约通过各种途径对叶无道进行行为分析和性格解剖后还是没有什么实质性头绪其实可以如今被叶无道一连串雷霆手段逼得只能接受合作条件的她也是一阵思绪混乱她从繁华京城千里迢迢来到成都明眼人都能猜出她肩负秘密使命最让令狐婉约无法捉摸的就是叶无道迄今都没有什么询问她的迹象。
  
      “成都市这一块是我们太子党渗透四川最多的一片区域我现在跟你进行一笔交易你如果能够在这片地区站稳脚跟我就把整个四川省的太子党交到你的手上如何?”叶无道摸着一颗台球微笑道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
  
      “太子的意思?”陈烽火放下球杆疑问道按照叶无道的法就是要他在太子党的眼皮底下搞动作而且要把太子党在成都这一片的势力击败才算是完成这次“测验”至于把四川的太子党交给他这种天上掉下的馅饼陈烽火并不馋涎因为他再清楚不过自己要付出什么代价这就像他是酒吧女郎叶无道是客人客人看中就要女郎来个艳舞当作餐前心助兴如果高兴了再做*爱不高兴就换人而陈烽火不喜欢这种买卖关系虽然他确实需要一个能够充分展现自己的舞台。
  
      “很简单干掉成都这一片的太子党我就给你一个更大的机会走出四川我想就算你不想出人头地只想安安稳稳作个人物你未来的丈母娘也不同意吧你如果真的爱你现在的女朋友你就不应该埋没你的才华男人平凡没有错但是遇到某些女人平凡就是一种罪过更不要你打算作个平庸的废人。”叶无道抛下一个鱼饵他不相信这个陈烽火不肯上钩在他看来人才就是一条鱼只要是鱼就会觅食钓之以利是最常见地钓鱼手法就是给予这条鱼**裸的利益而有些鱼就需要钓之以名比如看似高桀骜的方月墨叶无道看透了如今所谓文人艺术家的虚伪嘴脸给钱他们或者大义凛然的拒绝但是谁不想让自已千古流传哪怕百年流传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再就是像陈烽火这种人必须钓之以情人非圣贤都有一定的感情弱叶无道在查找这个陈烽火资料的时候有趣的现他已经成为订婚的那个女孩竟然和他私奔过而女孩的丈母娘则无比强势甚至直接对着陈烽火要是不能闯出一片天地就休想进她家门有这种丈母娘不知道是陈蜂火地悲哀还是幸运。
  
      “真是个很逊的理由啊。”陈烽火耸耸肩无奈道论玩世不恭兴许也只有叶无道的那个无良老爹才能越他也许在常人眼中陈烽火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热血青年但是几乎把陈蜂火祖宗十八代都查清楚的叶无道却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当叶无道对一个人表现出格外的耐心和好奇的时候这个人物必然有其利用的价值。
  
      “答应与否都由你自己决定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承诺我只需要看你的行动如果半年后你没有掌握整个成都地下社会那么我只好另外寻找一个代理人呵呵世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却往往稀缺你可以选择沉默我也有权利把你无视。”叶无道直接道站起身径直走出台球棚令狐婉约深深望了眼神色平常地陈烽火随后跟着叶无道慢慢行走在这个她眼中不堪入目的贫民窟。
  
      “你这个人缺乏耐性。”令狐婉约轻声道他们两个人与周围人群形成鲜明的反差时不时有社会青年流氓地痞瞥她如果不是叶无道的存在恐怕令狐婉约今天要走出这个地方很难世界上总有些女人能够让人失去理智令狐婉约十四岁开始就是这样的女人。
  
      “怎么”叶无道似乎这个时候才在意令狐婉约的存在逐渐放慢脚步跟这位天上人间大红人并排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