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二十七章 如拾草芥

第二十七章 如拾草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华盛顿一座宏伟的哥特风格别墅书房中一位白老者跟一个气质冷冽的女人下国际象棋旁边还有一个不似人类的紫眸孩子他们自然是叶家的家主银狐叶正凌重返美国进入董事会跟叶无道拎夺继承权的叶琰还有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孔雀。
  
      “萧聆音啊萧聆音没有想到竟然会走出这步棋是我老了还是你疯了?”银狐叶正凌摇头笑道接到萧斡音辞职信的他现在也不明白这个女人的意图原先他以为完全控制了这枚棋子现在才觉自己大错特错了。
  
      “女人都是不可理如的疯子爷爷如果你执着了那就真的如佛家如‘着相’喽。”叶琰俏皮道哪里有半在叶家董事会上近乎无情的冷傲。
  
      “琰你也是女人你看萧斡音怎么就叛逃了呢?”叶正凌显然对自己的这一步棋耿耿于怀虽然早就步入古稀之年可不信鬼神不信上帝的他仍然精神抖擞气色极佳每天都拉着孔雀练太极拳的他似乎还没有把手中紧紧握着的大权移交给下一代的意思。
  
      “应该是为了报复你那个宝贝孙子吧也许潜意识中萧聆音已经把对家族的仇恨看淡把对无道的憎恨看重女人嘛看起来很复杂其实很简单什么都跟男人脱不了关系叶无道在对待萧斡音这个问题上真的有过犹不及了。”叶琰淡淡道。
  
      “早警告过他不要染指这个女人唉就是不听这下有苦头吃了吧。”叶正凌叹道。他倒不担心萧鹃音对开心就好手打泄露叶家的核心机密其实他从未让这个女人进入真正的叶家内部叶家终究是家族企业不管萧聆音这个职业经理人多么出色总还是外人。
  
      “如果不是你这么无道恐怕就不会对她那么有兴趣了。”叶琰一语中地道。
  
      “呵呵如此来。倒是我画蛇添足了。”叶正凌爽朗笑道。
  
      “那如何解决呢现在无道可够忙的可能顾不上她这一茬了。”叶琰叹息道她自然是希望这个爷爷能出手的。多久没有见过他的手段了?
  
      “乱一好啊越乱越好。”叶正凌眼神深邃道棋力雄厚竟然不输让叶河图头痛的叶琰。
  
      “爷爷你真不管无道在北京的死活了?!”叶琰惊讶道。
  
      “给给你这个妮子总算露出狐狸尾巴了吧?”叶正凌释然笑道终于落子这盘棋赢定了。
  
      叶琰俏脸一红。不再话虽然她好像是在叶家内部跟叶无道争夺未来的家主地位但叶正凌这种成了精的老狐狸自然是能看透这个妮子心思的这一。就连他的弟弟叶正强都未必能看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叶家是银狐做家主而不是别人的原因。
  
      “在北京找一个靠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是权倾朝野如日中天呢还是风头己过在走下坡路?有没有潜力?有没有根基?核心领袖的前途如何?性格如何?是不是一时得势还是长盛不衰?有没有潜在的威胁?琰知道当年我们叶家和杨家为什么要退出北京吗?为什么无道父亲要跟无道母亲走到一起吗?”
  
      “听我爷爷好象是因为那个人找到了最可靠的后台而且暗中做了手脚让叶家元气大伤。”叶琰皱眉道。
  
      “算是吧。实话虽然是敌人。但我对那个人没有什么恨意反而有敬意这么多年了呵呵之所以不死很大程度是为了看看他是怎么下台的而已。”叶正凌微笑道豁达而宽容。
  
      “他这次会对付无道吗?”叶琰担忧道。
  
      “自然。“叶正凌轻笑道。
  
      叶琰抚摸着一颗棋子思考着其中的危险系数。
  
      “孔雀你看怎么办?”叶正凌玩笑道。
  
      “非友即敌。杀了就是了。”孔雀冰冷的紫色眸子中没有半犹豫。
  
      “确实最直接最简单的做法往往是最正确的做法。”叶正凌叹道“可往往也是最难的抉择因为人不像仅仅为了生存而厮杀的动物人有太多的顾及忌讳和禁锢所以千百年来英雄总是多过枭雄。”
  
      “孔雀去把少天叫进来。”叶正凌这头永远不知道疲倦的银狐也流露出些许的倦怠。
  
      很快叶正凌的大儿子也就是叶无道大伯叶少天走进书房这位魁梧男人安静的坐在父亲对面神情平淡得令人看不出任何心思但根据他在商场上的许多经典兼并案例都能够身出这个男人的隐忍和铁血很多老人都在商场上叶家最像叶正凌的是这个叶少天至少目前还是。
  
      “少天你最近并购英国斯克重工集团的进展如何了?听英国议会准备把这件简单的商业事件上升到国家利益的高度还真不愧是美国的狗腿学啥像哈你有应付的措施没有?”叶正凌柔着太阳穴道。
  
      “暂时还没有。”叶少天恭敬道语气有些冷淡其实叶家的人都见怪不怪面对叶正凌这个叶家家主除了享受很多特权慕容雪痕和孔雀谁见了银狐都是这副不死不活的模样似乎对他们来这份血缘牵伴着的亲情就像他们的表情一样刻板。
  
      “恩找机会办个慈善晚会跟上议院几个人多拉拉关系就是了规矩和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叶正凌道。
  
      “知道。”叶少天有机械的头。
  
      望了一眼这个让他满意的儿子叶正凌叹了口气道:“你们都知道在北京的风波了吧?”
  
      叶少天出现一抹情绪波动道:“安静了将十多年的北京终于沸腾了不可否认。无道做的很有震慑力不知道是在警告华夏经济联盟还是掀开北京混战的序摹总之从三年前我就已经不懂无道了。”
  
      “我知道你对那件事情放不下。”叶正凌淡淡道。
  
      “放下?”叶少天反问道。竟然笑了这种笑让一旁的叶琰很不舒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