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八十八章 要杀你,探囊取物

第八十八章 要杀你,探囊取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京一座四合院中青玉石桌四杯清香缭绕的龙井茶三名老人虽然神色沧桑却依然精神抖擞不语自威那种身处高位几十年才能浸染出来的上位者姿态令人不敢正视其中一人便是叶无道的干爷爷傲问天也就是轩辕龙主虽然长江三角洲地区龙帮正与真羽夜家族率领的日本黑道联盟酣战不休可他这茶却是喝的极为悠闲。
  
      “河图唉真不知道怎么你。”一位身材稍微消瘦的老人欲言又止道望着眼前这位神情落拓的男人他这种姿势和二十年前是多么的相似而这次石破天惊之下是一口气屠戮近千条人命!
  
      “翁叟你担心什么河图又不是孩子还需要你教训?”脸型稍圆红光满面的白老人摇头笑道他如今刚刚从北京位置上退下来安享天伦之乐再没有半暴戾气焰可当年中国黑社会听宋朝这个名字那可是要吓出一身冷汗。在中国黑社会团体不管如何
  
      那清瘦老人叫唐翁叟如今还在北京的位置上所以对叶河图的疯狂杀戳感到有些不妥虽然当年叶河图就是因为紫禁城风波一战成名从而霸道和风流天下闻。
  
      “河图你杀光日本人我没有意见可河北省的葵花会终究是我们中国北方的本土帮派3o多条人命一夜之间就成为尸体!河图啊河图杀人也不是你这个杀法就算是龙帮的萧易晨十年前那场大开杀戒也没有你这般疯狂如果到时候龙帮和整个地下王朝与你为敌。你该如何?”唐翁叟摇头叹息道质问叶河图。
  
      “再杀。”
  
      叶河图始终没有碰那杯茶茶能宁静致远可他这辈子只喜欢喝酒。而且是烈酒跟着杨凝冰喝了二十年的茶他骨子里依然是喜欢喝酒。
  
      “你……”被叶河图这个回答震撼住的唐翁叟无可奈何地一口将那杯龙井茶灌入肚子被一旁地宋朝打趣是暴殄天物。
  
      “吧你们要我见谁。”
  
      叶河图靠在那条藤椅上闭上眼睛“不要耽误我杀人。”
  
      “杀人都这么急河图你还真是我见过有趣的男人原本以为无道这孩子比你要有趣。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虎父无犬子而且姜还是老的辣啊。”傲问天大笑道他跟叶家本就是同一条战线。没有子女的他根本就是把叶无道当作亲孙子看待要不然龙帮早就把早期地太子党扼杀在摇篮中。
  
      似乎在享受午后阳光的叶河图慵懒道:“我要赶着回去给凝冰煲鸡汤。”
  
      那个宋朝一口把茶喷了出来而哭笑不得的唐翁叟更是感叹世道变了。
  
      他们两个都是叶正凌的老朋友当年也是炎黄俱乐部的核心成员。
  
      当那名儒雅老人走入四合院的时候叶河图睁开眼睛。伸出手抚摸着那只景瓷茶杯。
  
      “叶河图接下来你要杀谁?”那老人微笑道宋朝给他搬过来一张藤椅。倒了一杯茶。
  
      “李凌峰白阳玹柳云修。”
  
      叶河图懒洋洋道双指轻轻摩挲着那只茶杯茶须倒七分满而他给自己倒的这杯茶却是十分满几乎溢出精致茶杯。
  
      “真杀?”那老人喝了口茶浅笑问道。
  
      “真杀。”叶河图耸耸肩道。
  
      “叫你一声河图没有问题吧?”老人笑道。沧桑而淡定。
  
      叶河图并不作声。
  
      “柳沧野也就是柳云修的父亲。”老人自我介绍道这位龙帮的前任龙主如今也就是北京城中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位老人寻常日子就栽花养草遛鸟皇城根下地一名闲散老人而已。只是中国地下王朝谁敢轻视他?哪怕他身边的轩辕龙主傲问天尚且对他怀有几分钦佩在他这个位置上坐上三十年杀过的人兴许自己都记不清他站地位置下面全是失败者的累累白骨。
  
      “你要杀李凌峰我不拦你要杀白阳玹我最多就是奉劝几句老人的唠叨但是你要杀柳云修恐怕我就坐不住了。”柳沧野面对叶家这个城府比他们还要深的公子哥没有架子没有傲气虽然这种淡泊有阅尽风霜后的疲倦成分但更重要地是他对叶河图的传一清二楚。
  
      传。
  
      在柳沧野眼中中国能够配得上“传”这个词语的人。
  
      如今如日中天地青龙能算半个。
  
      五十年前的那个修罗算一个。
  
      这未必和实力有关却和一个人的脾气性格有莫大的关系。
  
      青龙飘渺修罗嗜血。
  
      而叶河图是狂妄。
  
      当他的狂妄成为神话他的放荡成为奇迹叶河图也就征服了一代人。
  
      “你还有龙帮如何我无所谓。”
  
      叶河图摇头笑道“我只杀我想杀的人一条人命和一百条人命对我来都是一样的。”
  
      “你无所谓抗衡整个龙帮?”柳沧野苦笑道这种人他真的不知道怎样服。
  
      “你我把梵蒂冈教廷放在眼中吗?”叶河图嘲讽冷笑道。
  
      柳沧野愕然是啊难道是年纪老了记不得当年他是如何地惊世骇俗了吗?
  
      低下头喝茶柳沧野悄然叹息茶是好茶就是越来越苦。
  
      “河图那我这个无道的干爷爷几句公道话。”
  
      傲问天实在不忍柳沧野如此尴尬道:“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你了当年你可有你在乎的人?没有那个时候你一剑西去。杀入梵蒂冈了无牵挂可现在你有了你妻子还有孩子。你如果真地打算与龙帮对抗那无道怎么办?你的妻子怎么办?你再强终究是一个人我不是威胁你只是想告诉你无道的路还很长你若把他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他还能干什么?躺在温柔乡里死在英雄冢中?”
  
      “这些道理我自然都懂。”叶河图沉声道神色略微自嘲。
  
      “那你?”傲问天好奇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