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零章 败絮其外

第一百零章 败絮其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燕家?你跟燕清舞有什么关系?
  
      管逸雪脸色阴沉道苦恋韩韵这么多年虽然叶无道的风流传遍北京城但是当面听到仍然十分不是滋味只是随即想到韩韵的那张幸福容颜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任由咖啡逐渐冰冷“蔡咏颜这个女人不简单几乎一人执掌燕家的经济命脉而且没有什么把柄落下不过燕家和赵家也是少数几个没有把子女往国外贵族学校送的高干家族仅凭这一我就有欣赏。燕天霜逝世多少给燕家造成负面彩响不知道燕东琉能有能子承父业或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叶无道斜眼看着这个神情不爽的商界枭雄道:“你这辈子就这么打光棍?”
  
      管逸雪给了他一个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鄙视眼神恢复平静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在感情上不会背叛我爱的人但传宗接代是我的责任而且我也不是一个固执到要为韩韵守住处男当一辈子苦行僧的变态。
  
      叶无道不屑笑道:“你真的不是处男?
  
      管逸雪一愣释然地捧腹道:“有你这么损人的吗?”
  
      两人放下咖啡杯在冰冻起来的二月河畔散步时不时有人骑马而过经过管逸雪身边的时候都会停下打招呼可见管逸雪的深得人心管这一草根派系和白阳玹李凌峰那一派系在中国金融俱乐部内的争斗就跟共青团派系跟太子党的勾心斗角都是草根跟精英阶层的抵触。
  
      管逸雪捡起一块石头丢到河中的冰面上呲溜滑出去很远伸了个懒腰道:“南宫风华这个女人跟燕清舞的母亲蔡咏颜是两个极端。站在他身后的叶无道看着不远处同样站在河畔凝望远方的南宫风华。”
  
      淡淡道:“怎么?”
  
      管逸雪蹲下来摸了一把黝黑的土攘道:“女人也分境界对我来有五种第一种。愚昧会稽愚妇取买臣就是这一类;第二种平庸世界上8o%的女人都可以划归这一类平凡而无特长;第三类就是精明斤斤计软能占便宜却把握不住大便宜。这样的女人要过来过日子还是不错地;第四种是聪明。知道取舍知道放手。知道占大便宜;而最后一种则是智慧这样的女人能够让男人自惭形秽。”
  
      被他灌输了这一通理论的叶无道轻笑道:“原本以为你是那种智商跟情商成反比的人看来是正比才对。”
  
      管逸雪不以为然的自嘲道:“论爱情理论这世界上舞文弄墨的人海了去可真要把女人弄上床那才是难事我也就是耍耍嘴皮子罢了。蔡咏颜能算聪明地女人大局现很好也很有野心而南宫风华因为当年跟我一哥哥有恩怨所以我记忆颇深算得上智慧两个字你心为妙。”
  
      叶无道叹道:“没有利益来往冲突多半不可能激烈地。”
  
      管逸雪见叶无道表态也就不画蛇添足人情世故他相信这位叶家大少不比他知道的少捏着那把土镶管逸雪的神情凝滞而深沉声音都有沙哑道:“你恐怕调查过我的背景知道我和哥哥是地地道道地陕西人我已经很多年没有闻到那一片土地的气息了。”
  
      叶无道微笑道:“为什么?愧对陕西父老所以不敢回去?
  
      管逸雪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意蹲在地上的他松开那把土攘叹了口气道:“也许吧。”
  
      叶无道清楚当年在中国证券市场上能够被称作“教父”的只有2个人一一管京生和梁伯滔虽然管京生在国债回购市场中将国家财政部和赵师道领军的北京太子党都没有放在眼里但商业的较力牵涉到政治是他的悲剧开端3。27国债回购事件后他被刑判2o年关押在秦城监狱而原本默欺无闻的管逸雪也从后台浮出水面惊艳中国金融界。
  
      管逸雪站起身背景落寞道:“我的老家黄土高原安静而苍凉那里的土壤有种凝重的气息我的根在那里我这一辈子都是农民。”
  
      叶无道没有想到管逸雪竟然如此的执着试想以他今天的地位恐怕就算富如李嘉城之流都不敢管逸雪是个农民但他却始终这样自我定位这一太多进了城就忘本的人们都应该扪心自问是否对得住那片土地。
  
      “叶无道吃过油泼辣子吗?听过秦腔吗?见过沟壑纵横的高原?”
  
      管逸雪转身望着叶无道深沉道:“没有的话我想你最好去试试看你的人生兴许有常人无法理解的磨炼但有些东西你终究还是无法体会比如我哥哥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葬在高原上、黄土中。”
  
      叶无道转转头原本纯粹把管京生当作砝码的他此刻有些许的愧疚这样一个人不管是坏人好人都值得尊重。
  
      拍了拍管逸雪的肩膀叶无道承诺道:“放心吧你哥哥的事情我来打解决。
  
      管逸雪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并没有言语上的感谢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女人之间的友谊多半需要嘴巴来经营和维持但是男人不一样行动才是唯一的方式。
  
      就在叶无道准备离开紫禁城马术俱乐部的时候看到赵清思以一种蛮横”的态度强行拉出那匹黑马此刻再厉害粗犷野性的黑马并没有抗拒他虽然赵清思上马姿势有惨不忍睹但险象环生的她愣是在摇摇欲坠中初步适应了黑马的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