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夕阳西下古人云峨眉高出西极天正所谓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
  
      成都峨眉山有一处被誉为东方净琉理界、不对外开放的隐世阁楼群历来只有得道高僧或者道家宗师才能进入近代道家第一人陈道陵便曾在此十年闭关通读青卷浩瀚的《大藏经》而西藏密宗的大威天龙僧人唯一一次踏出青藏高原目的地就是这处世外净土。
  
      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趴在一座凌云阁楼的栏杆上眺望远方手中捧着一卷泛黄的线装竹衣古书那条如玉藕般纤嫩的手腕上牵挂着一条格外古朴细长的紫檀木念珠如果仔细数一下就知道这窜念珠有一百零八颗而每一颗千年檀木珠子上都雕刻有罗汉这窜珠子跟西藏密教那传闻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佛胎天珠都是从不出世的镇教之宝。
  
      女孩水灵眸子间流溢着与年龄不符的哀伤最后靠着栏杆蹲坐在地上把头埋在两膝间呜咽哽咽起来。
  
      “琉理是不是楼兰欺负你了?”
  
      一位身穿宽博青袍的消瘦老人走上阁楼见到这一幕面目慈祥地走过去拍拍女孩脑袋。而这个女孩自然就是被叶河图送到成都的赫连琉璃她在跟着叶无道外婆去普贤菩萨到场的时候被一褴褛老和尚看中聊了几句后顿时惊为天人随后就得以在这里习读经书。
  
      这位青袍老者则赫然是跟叶无道交过手的道教宗师陈道陵也是这种地方岂是一般平庸凡夫俗子所能涉足。当初如果不是陈道陵悍然出手恐怕他的徒弟楼兰就要被叶无道扼杀了。(详见第四卷第一百七十一章太极宗师以及接下去的悍然一战)
  
      “没有只是我接下来就要去北京要面对很多我不想面对地事情。面对很多我不想看见的人。”赫连琉理稚嫩的脸庞布满哀伤。
  
      “那就不去了。”陈道陵微笑道摸了摸赫连琉璃的脑袋远望青山。赫连家族地复杂内幕他也清楚一当年家主赫连神机带着儿子和儿媳妇被逐出家族这在华夏经济联盟是件掀起波浪的大事谁想到最后只剩下琉璃这个孤苦伶仃的孩子赫连神机一生都在帮别人算命却独独忘记了帮自己算命。
  
      赫连琉璃摇摇头她怕他会不高兴。
  
      这个时候一个少年跑上阁楼一个跳跃傲然站立在栏杆上。双手放在腰后很嚣张地俯身弯腰朝赫连琉璃咧开嘴笑道:“丫头。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
  
      赫连琉璃趴在栏杆上就是不话。
  
      那少年挠了挠头耸耸肩重新极目远眺。这峨眉高出五岳堪当雄秀二字。
  
      这面目清秀的张狂少年年纪虽却隐有大师风范。
  
      “琉璃。以后让楼兰保护你好不好?”陈道陵玩笑道。
  
      “不要。”赫连琉理摇了摇头。
  
      “为什么?”那叫楼兰的少年不乐意道切这丫头也太不知道好歹了一般人他还懒得保护呢。
  
      “有人保护我!”赫连琉理扬了扬拳头道眼眸也有了些许光彩。
  
      “那个人有我厉害吗?”楼兰翻了个跟头后稳稳站立在那下面就是万丈深渊的栏杆上。
  
      “当然!”赫连琉璃孩子气大声道。少年不再话撇撇嘴托着腮帮坐在栏杆上出神。
  
      “琉璃有没有觉得这个世界亏欠你很多?”陈道陵叹息道他可不会把赫连琉理当作寻常不懂事的孩子看待。这孩子所受的苦要比太多活了一辈子的人都要多。
  
      赫连琉璃摸了摸手腕上的那只镯子抬头露出一个令陈道陵见了一辈子世态炎凉和沉浮坎坷都仍要忍不住心酸地笑容“不会因为我不懂事的时候有爷爷陪琉璃现在琉璃懂事了有他陪我。”
  
      陈道陵仰望天苍老的手轻轻摸着赫连琉理地头喃喃道:“琉理真的懂事了。”
  
      胃跟上海不同北京并不是一座俯瞰才能体现出上位者感觉的城市但能够站在高处俯视故宫以及这座沉淀太多政治内幕的城市总是件不错的事情。
  
      华灯初上满城辉煌景山位于故宫中轴线上北面这座承载几个王朝兴衰地山峰之巅凉亭中站着两位身材魁梧的男人其中一人斜靠在柱子上双手夹着一根烟的他眯起眼睛俯瞰故宫全貌身后地中年男子则蹲在栏杆上惬意抽烟。
  
      对这座故宫感慨最深的恐怕也只有这位叶河图了。
  
      他身后的自然是法师杨国强世上千里马多而伯乐少所以他对叶河图始终抱着感恩的心。
  
      “封崖和南山这些年始终念叨着叶大哥老是问我知不知道您的下落每次谎都觉得亏欠他们。”杨国强吐了口烟圈他其实一直都不明白叶河图为什么当初会看重他他自认没有封崖那样精于谋算也不像南山那样风范潇洒如果封崖是名驰骋沙场的大将那么南山就是位饱读诗书的巨儒而他杨国强自认为就是一个还算踩到狗屎的窃位者。
  
      “过多少次了不要用‘您’这个字眼。”叶河图无奈道。
  
      “这个习惯这辈子都该不过来喽。”杨国强咧开嘴憨憨笑道挠了挠头转头露出激动神情“他们来了。”
  
      叶河图没有转身只是凝神远眺那座巍峨壮观的故宫。
  
      两个气宇轩昂地中年男子站在叶河图身后如果杨国强没有半上位者的气势和风范那么这两个刚到山巅地男人则是拥有绝对令人不敢觑的资本。他们的相貌和气质都无可挑剔一人淡灰色定制西装阳刚的棱角坚毅地神情。都给人一种永不放弃的感觉;而另一人则一套白色西装英俊而张扬笑容淡定那是无数次商场搏杀中才锻炼出来的胸有成竹。
  
      何封崖东方集团的创建者也就是何解语的父亲跟叶无道有过数面之缘双方都心存好感。这样一来令李凌峰称作老师的男人站在财富金字塔端的男人此刻脸色激动地望着他眼前的这个背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