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酒吧好像生来就与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灯红酒绿的都市夜空已逐渐离不开酒吧钢铁森林中的都市人更离不开酒吧而北京是全国城市中酒吧最多的一个地方北京的酒吧不像上海的细腻伤感和广州的热闹繁杂有种铁板琵琶跟红牙玉板结合的异样粗犷。
  
      看着坐在吧台外的虎妞跟赵宝鲲拼酒一旁的叶无道只是很悠闲地口口喝酒人与人的差别就是如此普通人喝酒只会想着这两种啤酒的口感差别而叶无道则是在思考这燕京跟雪花的啤酒大战的最终走向李镇平则在和他的未婚妻短信徐远清想起当初在成都天上人间烟花灿烂下的那张熟悉容颜明知道不是她却是如此的相似仰头喝光一瓶酒继续独自灌酒。
  
      “学生不少。”李镇平完短信后感慨道身为上海市委秘书长的他自然没有少跟精神文明建设文件接触也有不少是关于青少年道德文化的文件所以就有感触。
  
      “这跟高校恋爱一样都属于一群没有经济能力的人却偏偏养活了大群人。”叶无道耸耸肩道。
  
      “如果杨姨去上海的话倒真有趣了。”李镇平玩笑道上海帮迅式微意味着这原本被视作最顽固的地方诸侯阵地破开了缺口此刻大洗牌之际如果杨凝冰踏足上海不得不是相当玩味的政治事件但不李老不答应就算是苏存毅也不会头毕竟那样太险。政治上不管你如何才华惊艳背景深厚最要不得的就是冒险激进。
  
      叶无道摇摇头零概率事件而已。
  
      “青帮的事情……”李镇平不知道该不该出口毕竟政府对待黑帮地态度从来就没有什么悬念。作为上海的老牌黑帮素帮在这段时间没有少捅漏子如果没有制衡的素帮接下来依然是麻烦不断政府必然不再保持沉默。
  
      “动荡之后肯定是平稳接下来素帮就要步入正轨不会给政府添乱子即使真添乱子了也不会让政府下不了台。”叶无道并没有把话死事实上如今的上海已经是素帮一家坐大地局面也折腾不出大事件。
  
      李镇平头。其实真起来有了这个叶子一手掌握的景帮他在上海也就方便了许多。
  
      哪个做官的没有暗箱操作唯一的区别就是你的手腕如何而已。
  
      “有事情你就找张展风。只要你不是让他跳进黄浦江我想没有什么时候他不去办。”叶无道意味深长道。
  
      李镇平嘴角勾起一抹会心的笑意就等这句话呢。
  
      “叶子以后往不往我们这条路走?”徐远清终于开口虽然灌了不少酒但头脑依然绝对清醒。他从来都是一个懂得克制**的男人他这一最被那群盯着他们这一代人的长辈所欣赏。
  
      “难但唯一肯定是目前不会。”叶无道有意无意望着身边安静如秋水般坐在他身边的苟灵。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叶家别墅里那个同样执着的女孩刘清儿一个如草般执着地女孩。
  
      执着的女人似乎比自信的女人还要有味道呢。
  
      叶无道跟徐远清碰了下酒瓶一口气喝光舞池中群魔乱舞地景象和震耳欲聋的疯狂音乐令他格外的安静愈是嘈杂他的心境就越平稳这跟他在愈是险境愈是冷静是一样的接过苟灵递过来地另一瓶酒。叶无道望着舞池中一道头曼长几乎及腰的背影不经意间想到将轩辕送给他的叶隐知心。
  
      是该跟“老情人”叙叙旧了怎么算都已经欠下她两个人情了。
  
      “呵呵如果叶子做官那就不仅仅是红商人这么简单喽。”李镇平大笑道毕竟这个叶子还有一个太子地身份加上神话集团总裁那就是三重身份了。
  
      “我们干一瓶吧!”叶无道提议道。
  
      “耶!”跟赵宝鲲拼酒近乎疯掉的廖璧一听叶无道要干马上兴奋得从位置上跳起来。
  
      “你也来瓶吧以后你那行不会喝酒怎么行。”举起酒瓶后叶无道现苟灵只是沉默着微笑看着他们那逐渐成熟起来的脱的气质令她有了种以前绝对没有的味道对世界的冰冷对自己的残忍还有孤独的凄美叶无道这次是他递给她东西。
  
      而赵宝鲲这三个男人也都是笑意和善叶子的女人他们自然怎么都要给面子地而原本对苟灵充满敌意的廖璧在软磨硬缠从赵宝鲲那里知道一她的悲惨遭遇后态度也转变许多
  
      苟灵神色激动地接过那瓶酒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徐远清这个圈子已经开始接受她徐远清他们是谁?即使放在北京城他们也算是能量惊人的公子哥这群原本就有资格眼高于的人此刻却跟自己干酒苟灵不禁望了望身边这个眼神温暖而迷离的男人猛地仰苦涩的酒液刺激着她的味蕾和喉咙低头抹去嘴角啤酒的她眼睛里闪过一抹决绝。
  
      我要往上爬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这个时候接到一个电话的叶无道走出酒吧在酒吧外拐角一个昏暗的路灯下蹲着燃一根烟听到那清冷刻骨的久违熟悉声音东方冷羽一个量化计算情感的恐怖女人掌握太子党核心情报的凤凰。
  
      听到对方那依然不温不火不带感情的紧急汇报原本轻松的叶无道逐渐皱起眉头了句“知道了:就挂掉电话这个秘密消息不算好不算坏大伯叶少天的第二个私生子被孔雀私底下灭口。吐了个烟圈叶无道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实在不好处理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毕竟当一个人强大到能够制定规则的时候所谓的道德。就是狗屎淘太郎上传更新也许就孔雀一个人来她还不是这种强者但如果联系到她地背景呢叶无道闭上眼睛突然感觉有累叶家复杂的内部和孔雀恐怖的成长都令他有种无法掌控的不安。
  
      似乎想起什么叶无道眉宇间那份沉重也清淡了几分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苏州地女子属水。灵动而温婉一如宋词“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
  
      跟随做外交官的父亲来北京的秦雨此刻呆在高中同学的房间呆。放下那本纯英文的厚重名著她抱起一只蓝色泰迪熊哀声叹息这让她那个寒假来北京陪男朋友的女同学很好奇她跟秦雨算得上是闺中密友自然清楚这位浙大校花的优秀。看到秦雨那“怨妇”般的幽怨神情调笑道:“雨雨是不是想你男人了?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告诉你男人是谁呢。嘿嘿该不会是怕我把你男人抢了去吧。”
  
      秦雨抱着熊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懒得话政治世家出身的苏惜水被国内传媒焦关注的建筑奇才上官明月哪一个不是璀璨夺目原本自信地她第一次如此的不自信他这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缺少完美地女人呢。
  
      “雨雨到底怎么了啊。成天到晚闷闷不乐的这样你会憋坏的。”秦雨的死党担忧道她感觉秦雨到北京这些天似乎就没有怎么笑过这可不是她印象中那个自信阳光的秦雨。
  
      “青素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秦雨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这句话脱口而出。
  
      “该不会是你失恋了吧?”那女孩惊讶道她比起秦雨地清瘦要丰满一属于很有肉感的漂亮女孩加上有一米七几的身高加上身上地名牌服饰很容易吸引雄性牲口们的视线。
  
      “去你的!”
  
      秦雨忍不住笑道推了下乌鸦嘴的死党“我现在都怀疑自己有没有恋爱呢。”
  
      过年的时候给叶无道过祝福短信到了北京后她又给他了短信但是都如石沉大海般毫无音信。
  
      也许正如书上所容易伤害别人和自己的总是对距离的边缘模糊不清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