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有种爱,不需要相濡以沫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有种爱,不需要相濡以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辉煌的套房中闪现出一位身材曼妙如水蛇的金美女妖艳如妓只可惜是那种男人一辈子都远观不可亵玩的妓女。她很自然地偎在叶无道身上身体软绵绵如暖玉般给人种诱惑的肉感媚眼如丝道:“那个孩子不是被你派去日本处理伊贺甲贺两部兼并的事务了嘛你让我一个人孤伶伶地成天守着一个女人就不怕我有外遇给你戴绿帽子?”
  
      叶无道轻轻推开这个郁金香雇佣军中的娜迦族女人坐在那张能够俯瞰上海的椅子上燃一根烟陷入沉思。
  
      “很久没有见到你失态了。”伊莎贝瑞咯咯笑道屁股坐在椅子的边沿上凝视着这个眼神有飘忽的男人她那杀人时都保持妩媚性感的眼神流露出罕见的正常人色彩也许她这位再坚硬的杀手也是女人。
  
      “算了。”叶无道想到那张恢复冰冷距离感的容颜打消了在上海为中国计划生育事业做贡献的念头因为那有种自作多情的失败感。挤出一丝无懈可击的笑意闭上眼睛示意伊莎贝瑞给他按摩道:“你们在日本开心吧。”
  
      伊莎贝瑞那双用来杀人的手此刻极尽柔软地为这个对她来曾经神一般存在的偶像细心揉捏头柔声媚笑道:“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杀人对我来就跟每个月来那个一样正常可这么刺激血腥就像你在床上给我的**一样破天荒愉悦喽。”
  
      在一般人眼中再强势再冰冷的女人都会在人生的某一刻遇见令她心甘情愿臣服地男人因为这个男人比她更强大。遇到了是这个女人的的不幸也是大幸。
  
      “娜迦族一个跟犹太族一样遭受你们西方上帝遗弃的可怜种族啊。放心吧我答应过你地事情一定会完成承诺。终有一天你们这群被梵蒂冈教廷视为妖孽的女妖能够进入天堂的相信我。”叶无道微笑道重新恢复成那个玩弄阴谋如呼吸空气一样的人物。他知道娜迦族有个古老的荒谬祖训那就是她们受当初勾引亚当夏娃偷吃智慧果而被上帝惩罚以后必须得到以前是耶稣以及使徒现在变成是教皇的原谅。
  
      “我知道她是爱你的。”
  
      伊莎贝瑞叹了口气似乎在为夏诗筠惋惜。守护这个女人的这段时间她不得不佩服夏诗筠的严谨和优雅工作一丝不苟生活作息精准无误而每天的广泛阅读和书法练习更是不会偷工减料偶尔还会跟学识渊博地老者谈古论今。伊莎贝瑞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暗恋夏诗筠的男人如过江之鲫但却没有谁出口只是默默尊敬和支持这位依靠自己在上海滩站在峰地女强人。
  
      “这个笑话不好笑。”叶无道站起身。透过窗户俯视这座共和国骄子之城不知道为什么经历越多他就越欣赏当年没有半敬意的无良老头。
  
      “你觉得是笑话?伊莎贝瑞笑道“没有想到面对整个教廷也能杀人优雅如绅士影子冷锋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什么狗屁优雅如绅士。外界谁知道我被教廷武士追杀时候的狼狈别以为跟教廷做对的就是伟人一般地完美存在。”叶无道哈哈笑道摸了下鼻子。不自信吗?确实有吧为什么呢?是在觉得亏欠她吗?
  
      伊莎贝瑞孩子气地嘟着嘴巴显然不乐意叶无道这么诋毁她心目中那个光辉形象。
  
      叶无道转身捏了捏她的脸蛋走出房间。
  
      “你去哪里?”伊莎贝瑞一开口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很多余的幼稚问题一想到叶无道捉摸不定地枭雄性格见惯叶无道对敌残忍的她竟然有泛寒冷意。
  
      “在上海随便走走。”没有心思去猜测如海底针的女人心叶无道随意了句便离开金茂大厦而伊莎贝瑞则一个人百般无聊地去大厦88层的天外天酒吧打时间被生活折磨到只要活到明天而不去思考任何事情的她在跟了叶无道之后。才有时间和勇气去计划将来。
  
      金茂门口那辆豪华宾利是丁攀特意给叶无道这位主子准备的只不过叶无道只是叫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带他随便逛逛到了哪个景他便让那位操着一口上海话的热情大叔停车等他事实上也没有人会觉得一个从金茂大厦中走出来的家伙会在乎这么车费虽然有近千块。
  
      站在外滩的黄浦江边上叶无道趴在栏杆上而那位司机也无聊地走出地士来到他身边。
  
      “第一次来上海吧?”那大叔微笑道都上海人精明可他有种真诚的憨厚实在。
  
      “不是只不过没有哪次是静下心来玩的这次也只是走马观花而已。”叶无道的装bo似乎从来都只对那些在他面前装tb耍酷的家伙对于在底层为生活拼搏的普通人他都抱有一种很自肺腑的真诚就这一来叶河图和杨凝冰的言传身教相当成功。
  
      “像你这么帅的年轻人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追求吧?”那大叔似乎想递给叶无道一根烟不过缩了回去十块钱一包的烟他真的不好意思拿出手谁不知道在金茂一个晚上起码就要两三千贵的就更不要了他虽然能跟这个青年聊天却清醒地知道他们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不少。”叶无道耸耸肩道抛给大叔一根熊猫笑道:“尝尝看军区里最好的那种一般来不是个将军都没机会抽一根。”
  
      “不骗我?”那大叔把烟放在鼻子间闻了闻烟草味道就是不一样。
  
      “不骗你。”叶无道大笑道。
  
      “我也相信你没有骗我。”那大叔也哈哈大笑两个男人在黄浦江边抽起烟来一个站在这座城市的最端。一个却是最底端但背影却格外和谐。
  
      “唉当初结婚的时候就答应过老婆要买房子可这么多年了。房价惩得远远快过我的工资一个月地工资都买不下三分之一个平米你我这辈子是不是都不能实现这个承诺了?”大叔苦闷道挠挠头望着黄浦江对面的那些摩天大楼这么拼命生活他不是奢望滔天权势财富而只要一个实现诺言而已。
  
      叶无道不话其实他完全可以一挥手让这个大叔随便在上海挑幢别墅紫圆也好汤臣一品也罢。都没有半问题但叶无道没有不因为他知道对穷人真正的尊重不是施舍和同情。只可惜他知道很多穷人却不知道。
  
      “呵呵不过其实现在也挺好儿子也算长进在一家很不错的公司工作。还娶了个对我们老两口孝顺地女孩子虽然是外地人但我们都很满意。”大叔一扫苦闷。重新焕光彩生活就是如此一旦你懂得知足而不奢求太多快乐便会随之而来。
  
      叶无道头男人的承诺是那么沉重很多时候沉重到要用一生去实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