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唯一的偶像

第一百四十五章 唯一的偶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浦东机场候机大厅夏诗筠望着通道那步伐坚决的伟岸背影渐渐远去既有恋爱中女人的患得患失又有种情人眼里出范蠡的欣慰到落地窗口等着那架载着自己男人的东航飞机冲入云霄她才到咖啡厅要了杯最普通的拿铁浅浅尝了一口清冷绝尘的脸庞浮现出与季节不符的温暖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咖啡不苦。
  
      “你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做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吧?”
  
      伊莎贝蕊凭空出现在夏诗筠身边在她附近一个座位随意坐下那双妖魅的眸子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盯着夏诗筠其实叶无道走的时候是有犹豫的因为伊莎贝蕊似乎对女人的兴趣要大过男人这位有名气的欧洲美女雇佣兵伸出手摸了下夏诗筠的柔滑脸蛋用一口很有拉丁味的古怪英语腻声道:“怪不得他喜欢你不光看着诱人手感也是极佳。”
  
      夏诗筠身体后倾躲避这个诡异女人的“性骚扰”她能猜出这个魔鬼身材的异国美女是叶无道暗中保护自己的保镖以女人的眼光一打量觉得这个金女人还真有种不施脂粉自然体态妖娆的味道心中不觉泛起一股醋味黛眉也不经意皱了皱但这也是眨眼的事情。
  
      “放心你男人虽然不是柳下惠却也绝不是只知道下半身思考的牲口和我关系挺纯洁的。”伊莎贝蕊似乎看出夏诗筠心中的想法很此地无银二百两地解释了一通都有关系了?还纯洁?
  
      “他这次北上?”夏诗筠终究不是那种吹毛求疵的寻常女子很快就将心中地疑问摆出来。这种问题她不会傻兮兮去询问叶无道。
  
      “九死一生。”伊莎贝蕊耸耸肩低下头十指间交织着数根纤如毫的银线把玩着这些不知道浸染过多少人鲜血的杀人银线。她的眼神玩味。
  
      夏诗筠倒抽一口气继续喝咖啡他虽然以前经常很严肃地些脏话开些玩笑但在大事上却从不含糊而夏诗筠清楚记得“活着回来”这四个字他了两次是怎样地处境会让他出这样不像他风格的诀别言语?!
  
      “你看过他的邪恶他的谋略他的手腕他的待人。他的杀戳还有他偶尔的温柔和脆弱也许你已经看见过他的很多。但你到底没有看过他的狼狈和落魄其实他身边女人不少但真正意义上完全了解他地只有两个。”伊莎贝蕊那骨子狐媚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种孤独。身处大都市却找不到自己坐标的落寞。
  
      “其中一个是慕容雪痕吧我见过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素以为绚兮确实是个不染半尘世铅华地女人呢很少有女人让我觉得这样完美。”夏诗筠微笑道没有丝毫的做作承认一个情敌身份的女人完美无缺对她来并不是世界末日这就是自信。
  
      伊莎贝蕊摇摇头对慕容雪痕她虽然不介意当作遗失在人间的天使来看待但那两个人中并没有慕容雪痕。
  
      夏诗筠的好奇心被彻底勾引起来。但跟叶无道相处久了就知道越想知道一件事情地时候越不应该表现出一探究竟的**所以她的神情依然安静捧起咖啡杯望着窗外地天空。伊莎贝蕊却没有出答案神秘消失。
  
      离开夏诗筠的伊莎贝蕊站在浦东机场恢宏建筑的端衣袖翩翩一头及腰金肆意飘舞喃喃道:“西方什么时候这个男人才能带我回到那片土地?龙帮如果他死了你会后悔的希望你们不要把他逼入绝境他死了这个世界会疯狂的。”
  
      伊莎贝蕊想起了那道永远沐浴在黑暗或者月夜中的纤弱身影一弧紫色妖刀一眸璀璨杀意那双纤手却灭掉了整族的甲贺忍者!
  
      红莲焚世。
  
      若他死了这个世界真的会被她的红莲净火焚烧殆尽吧?
  
      比强还要强地他会死吗?
  
      伊莎贝蕊露出个很孩子气的纯澈笑容还真的有期待呢遇见他后这个如同坟墓的世界似乎也不那么死气沉沉喽。
  
      胃叶无道在都机场下飞机后并没有直接去钓鱼台国宾馆或者父母的住所而是等一班从四川飞来的航班当他看到一个包裹得像粽子的灵气女孩在两个明显是特种兵出身的保镖护送下走出通道他迎了上去一把抱起那个朝他跑来的孩子赫连琉理。
  
      他答应过要帮她解决赫连家族的事情赫连神机虽然希望他能够让琉璃过平静的生活但很多事情不去做是一辈子都不安心的事实上他不动手叶河图也会插手没办法谁让他已经算是琉璃的半个师傅。
  
      有叶河图这样的师傅善谋断的琉理也就有了日后跟懂韬略的孔雀相抗衡的资本。
  
      很久以后叶无道放手以后的未来世界是六道的是孔雀的是琉理的是他们的。当然那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
  
      “冷吗?”叶无道温暖手掌捂着琉理的粉嫩脸蛋笑道这妮子在外公家似乎修养得不错生活带来的外在污浊都已经悉数褪去随之而来绽放出来的是内敛的灵动大器跟钻研佛道的外婆呆在一起后琉理更是圆润如玉。
  
      “不冷。冷也不冷。”赫连琉理歪着脑袋眯起那双水灵眼睛如月牙格外可爱。
  
      叶无道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哈哈大笑这妮子忒讨人喜欢了怪不得外公外婆都舍不得她千里迢迢跑来北京那两名身穿便衣的成都军区尖特种兵朝叶无道敬礼后便走出机场。坐入停在外面的挂北京军区车牌的军车惹来无数人对叶无道身份地猜测。
  
      叶无道身边一留长头青年一看就知道是操艺术玩文化的家伙那身衣服少也有个把月没换了头就跟自己拿刀削得似的。他一见到推着无数大包包的几个水灵女孩后拍拍身边几个死党地肩膀示意要接的人到了他走过去帮一个高挑气质的女孩推车热络道:“不在省越剧团呆着享福怎么会想起大冬天跑北京了。”
  
      那女孩努了努嘴道:“北漂呗。”
  
      那青年似乎有不以为然懒散道:“以前老有人怂恿我做艺术搞文化就要来北京我就给骗到这里好几年可能沙尘暴堵住了鼻孔我也没嗅到有什么文化气息啊。毛毛啊毛毛你以为北京真能掉馅饼给你吃啊。北漂整就是集体自杀行径尤其是对你们女孩子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