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第一百四十七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风起凋零枯黄的树叶在空中打了个转最终改变不了落地的宿命燕清舞柔声道:“不坏的枭雄只能是个英雄罢了而英雄除了人生长恨水长东又能如何?”
  
      叶无道停下来将燕清舞的围巾理了理笑道:“你若是西施不定最终不会跟着范蠡一朝扁舟泛五湖而是爱上那个喜欢狡兔死走狗烹的勾践呢。你是绝不会成为西楚霸王的虞姬的。”
  
      燕清舞把手放到叶无道那双温暖的手掌中道:“你若是西楚霸王我便是虞姬。你若不是勾践他纵使再谋略惊艳我也不屑一顾。以前我听别人‘我爱你并不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我在你身边的时候我是谁’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感触现在细细一想却是道出了我的心声。”
  
      叶无道内心暖洋洋的捧着燕清舞的脸蛋凝视着她那双智慧的秋眸笑道:“我们交往到现在你还从来没有提过爱这个字眼吧怎么决定跟你以往不屑为伍的庸俗女人一样把这个字挂在嘴边了?”
  
      燕清舞眨了下眼睛道:“要是有一天你现我其实并不是你想像中那种高不可攀的女神而只是一个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庸俗女人你会不要我吗?”
  
      叶无道摸了下下巴故作正经道:“那我可得考虑下了。”
  
      燕清舞笑颜嫣然转身缓行她不生气一都不生气。
  
      叶无道知道她不生气。
  
      因为他和她都清楚同一个女人改变了基本的性格。便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若燕清舞失忆了叶无道不会再去干涉她的生活而如果叶无道失忆了。燕清舞同样会选择承受一辈子地孤独。
  
      所以他们现在能够走到一起而且会一直走下去。
  
      宁禁城、张展风和李道明三个人远远跟在他们身后各怀心思宁禁城想的很简单杀光所以胆敢阻拦在他面前的人直到爬到太子想要他爬到的高度为止。
  
      张展风地想法也不复杂做条听话的狗一条能够为主子排忧解难而不是惹是生非的好狗。
  
      至于李道明司徒尚轩这位意大利黑手党教父的无上荣耀仍然笼罩着他他有个叶无道也想不到的远望。就是能够再次目睹那位真正如神一般神圣的“男人”所以他要留在叶无道身边努力地做到最好。因为李道明知道只有这位太子才能达成他在常人看来十分疯狂的心愿。
  
      “道明觉得河北怎么样。”叶无道停下脚步等这三个人跟上燕清舞有很好就是跟吴暖月一样能够迅地融入叶无道那阴暗的地下世界而不觉得有丝毫拘束。
  
      “乱地了穷了。弱了。还有就是散了。”李道明思索片刻道河北黑帮不能不猛。只是悍勇不等于强势面对南方帮派的狡猾奸诈尤其是张展风的青帮显得格外悲壮他们在很多伏击和偷袭中表现出来地悍不畏死让李道明都觉得惋惜如果不是各个北方帮派互相猜忌割据素帮和冰鉴会没有这么顺利掌握北方的。
  
      “北方不散今天你们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话?”叶无道笑了很开心的那种笑意南下地进程被港澳黑道激烈反弹严重阻碍。无限插柳的北上却一帆风顺想不笑都难。但很快他就收敛笑容因为他知道北方这么散最根本的原因只有一个龙帮的制衡能力太强。
  
      “道明知道为什么建在关中和河北这两地的政权都曾完成过统一天下地大业?为什么历史上的全国性政权也大多定都于此二地?”叶无道知道这李道明是地地道道的名牌大学历史系高材生一时兴起问了这个让宁禁城和张展风头大地问题。
  
      李道明自然知道为什么可似乎真要得面面俱到恐怕最少也得讲个把钟头哪怕提纲掣领也不是几分钟能够讲清楚的他一时间只能尴尬不语。
  
      “地利人和。”燕清舞替李道明解围。
  
      叶无道了头很精辟的答案若有所思道:“建立于东南的政权除了朱元璋外大多能统一江南半壁江山与北方形成对峙之局而少有统一天下的。”
  
      “如今不一样了无道龙帮坐了那个位置太久太久了。”燕清舞安慰道。
  
      叶无道只是仰望着天宁禁城就这么凝视着这个原本比他还要年轻的男人心中没有一丝不甘只有热血沸腾没有哪个尚未麻木的男人尤其是血性男人不渴望挑战那些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权威和上位者们。
  
      要出位必然要拉下一批上位者这是千年不变的真理。
  
      宁禁城那一刻突然觉得偌大地太子党其实真正对抗古老龙帮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一人而已!
  
      “展风以前想过自己能站在北方的土地上横着走吗?”叶无道终于开口。
  
      张展风摇摇头眼眶竟然又湿润起来他不出话来因为这是叶无道第一次叫他“展风”这意味着什么聪明人都知道。兴许身旁的宁禁城无法理解张展风的心情但熟悉张展风家史的李道明可以体会像张展风这种人按理除了匍匐在叶无道的脚下苟延残喘再没有其它命运但这位太子却不经意间就对生活对张展风开了个玩笑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接受了这条狗的忠诚。
  
      李道明叹了口气以后需要改变跟张展风相处的态度了。
  
      “其实你在太子党中才能并不突出杀人比你狠的一大片智商比你高的更是一大堆。你知道为什么我看你顺眼吗?”叶无道继续前行这片土地很快就要被决定最终属于谁。
  
      “因为太子让滚我绝不爬着走。太子让我淹死。我绝对不会去跳楼而是乖乖跳黄浦江。”张展风咧开嘴那千年不变地阴沉脸色舒展开来他知道自己很贱很渣滓可他有一很让人无可挑剔那就是对叶无道的忠诚。
  
      “虽然我可以接受摇摆不定却才华出众的手下因为驾驭这样的人很有成就感但这样地人多了我也会头痛很头痛。”叶无道揉着太阳穴。似乎有疲倦。
  
      燕清舞细细咀嚼叶无道这番话想要寻找出些蛛丝马迹。
  
      李道明很纳闷经过叶无道一手策划林傲沧扮演反叛角色印出来的太子党内部叛徒和墙头草应该都被清洗干净。为什么这个太子还要这么?谁不知道四大天王、八大战将这群太子党的高层对太子的忠诚有夸张到畸形的病态了怎么还会让太子如此难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