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跪仍英雄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跪仍英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赫连家族虽然没有跻身华夏商业联盟却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叶无道在北京观唐别墅的所作所为无异于跟赫连家族下战书九大家族浮出水面的除了吴暖月所处的家族保持中立几乎个个都跟叶无道形成不死不休的僵硬境地。为什么?也许真是嚣张人物的强悍人生不需要解释吧。
  
      “兰陵哥哥他是谁?他为什么可以这样做?”那个被吓坏的女孩哽咽道她的母亲已经放开她蹲在地上呕吐起来。虽然赫连赢录的尸体已经被迅清理但刚才叶无道黑暗残忍的手段、斑驳阴冷的血迹都让人知道这并非噩梦而是现实。女孩倔强地站在原地双眼茫然她往常印象中无比高大的父亲在被人甩了一个耳光后便躲进了别墅被抬走的除了她并不喜欢的叔叔那具应该尚且留有余温尸体还有她以前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刀疤叔叔。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好人的净萤。”赫连兰陵轻轻摸着少女的脑袋柔声道他的叹息显得十分苍白她这样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接触这个世界阴暗的一面若不是叶无道的强横干涉她的世界恐怕从头到尾都是光明而美好的主旋律吧。
  
      “他杀人了?”叫净萤的少女哭红肿了那双干净的眼眸她拉着赫连兰陵的手哭诉着她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轰然倒塌觉得所有人都变得这么陌生温文尔雅的父亲原来有张狰狞地面具。典雅高贵的母亲原来也会脆弱不堪高大威猛的刀疤叔叔原来也会倒下和蔼可亲的管家爷爷也会那般无助还有永远都微笑的兰陵哥哥也会收敛笑容一脸严肃。
  
      “人总会死的。”赫连兰陵也不知道如何服这个赫连家族的公主杀人兴许对她来属于在影视荧幕上看到都会不忍地情节吧。孰料会生在眼前而且倒下的还是亲人。
  
      “可这是不对的呜呜……兰陵哥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呜呜我恨他我恨死他了……”女孩捂住脸哭泣道。
  
      “恨吧学着使劲去恨一个那样你才会长大。”
  
      赫连兰陵嘴角勾起一抹刻薄而冷漠的弧度侧头望着孤单无助的少女。喃喃道:“朊脏的家族本就不应该出现你这样清澈的一潭秋水记住这个人吧你应该感谢他。”
  
      “他是谁?”赫连净萤抬起头稚嫩的脸庞柔美的轮廓却有着深刻的眼神。
  
      “叶无道。”
  
      赫连兰陵微笑道:“净萤记住这个名字。”
  
      “他还会来吗?”赫连净萤咬着嘴唇道。
  
      “你爷爷什么时候来他就什么时候到。”赫连兰陵重新恢复那迷死人不偿命地脸——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而作为都的北京自然是卧虎藏龙兴许哪个操着流利老北京口音的摊贩二十年前就是一牛逼哄哄的角也可能那个站在故宫城墙下疯疯癫癫的老人就是曾经的中南海红人。
  
      一行体态略微福的中年男子从人民大会堂走到英雄纪念碑最后再来到故宫。指指有种指江山的味道。
  
      走在这行人最后的男子头再如何打理也掩饰不了那光秃的真相腆着啤酒肚略微吃力地陪着这群上司逛北京他地官放在北京大不大也不东南沿海一个省的驻京办主任。虽然随便拎出一个副部级的就能压死他但指不定哪天他会平步青云成为一方边疆大吏毕竟不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是干不好这个亦商亦官地敏感角色的。
  
      “赵市长听杨省长跟你在党校是同一个班。有机会可要帮我引见引见。我对她可是很早就想一睹庐山真面目虽然外界传闻很多。但终究耳闻不如眼见嘛这个忙你这个老同学可必须帮忙我把话前头喽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一个带着副厚重眼镜的中年男子笑道拍了拍身边一个穿着件阿玛尼外套的男子年龄都差不多但举手投足间都有种上位者的姿态很多东西浸染久了就会成自然。
  
      “老宋你看看老孙这官腔俗!这个忙我不帮别以为成为你们省二把手我就怕你了。”那穿着与身份似乎略微不符的男子大笑道那个被他称作老宋的男子也是附和头那张标准的国字脸上满是促狭笑意。
  
      “你个老赵我可告诉你啊别以为进了党校你就能爬我头上啊从到大哪次做个官不是我高你一级你看学我是大队长你是中队长中学吧我是学生会主席你又是副地大学……”戴厚重眼镜的男子得意笑道把陈年老账都翻了出来显然跟“赵市长”铁杆交情是时候就开始的。
  
      “好了好了你们这群人都这种年纪了还跟孩一样幸好你们秘书不在要不你们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立马一文不值。”本来准备跟那位驻京办主任聊几句的一名男子摇头笑道他穿着普通人也普通在这群人眼中算是最像个平民百姓地人。
  
      “对了老曹你要来看你老师谁啊这么大面子?”作为沿海省份省府城市的一把手“赵市长”四十出头地年轻显然有显得鹤立鸡群虽然官场生涯磨去不少棱角但终究有股傲气。
  
      那个相对来年纪大一、相貌最为普通的男子微笑道:“赵本来你师兄钱部长也要来的只不过他家里临时出了事情来不了。”
  
      “本来钱师兄也来?”“赵市长”诧异道。这个师兄可了不得虽然只是个副部长但**中央组织部的副部长你觉得一个国务院除了外交部、国防部之外地正部级能比?眼前这位曹部长虽然也是个副的但身份同样敏感因为他是监察部。
  
      “出来你们不相信。宋孙现在跟你们一个班的就是你们班长刘省长他也要来的结果不巧的是组织上刚好有任务给他所以最后就我一个人了反正你们正好要逛逛故宫这一块就叫上你们了。”被称作曹部长的男子淡笑道他的气度明显有种京官地低调。而没有地方高官那种怎么掩饰隐藏都会显示出来的强烈自信。
  
      “老曹到底谁啊莫非是?”赵市长第一时间就想到是不是哪位在中南海的大佬或者共和国元老要来故宫看看因为他清楚眼前的这位曹部长加上那两个没有出现的党校成员都算是地地道道的太子党成员父辈或者祖父辈都曾经是北京城叱诧风云的人物。就这一来东南沿海政界红人的赵市长也好一省之长的老孙也罢。都是眼红却不敢把嫉妒流露出来的。
  
      “赵你想歪了我要见地是我一个老师对我帮助很多啊。曾经……算了也没啥好的你们看到他就知道了。”曹部长笑了笑带着这批人走向故宫却没有却买票口而是直接走向检票口驻京办主任赶紧去买了五张票。
  
      出口通道处一张破旧椅子上。一位头银白的老人正眯着眼哼着曲晒太阳袖子上套着一个红套子那套子就跟几年前那种在路上巡逻检查有没有谁随地吐痰的大妈差不多不管如何这就是一个故宫每天数万游客兴许没有一个会瞧上两眼的老家伙。
  
      他对熙攘的游人从来没有兴趣睁开眼睛。浑浑噩噩的迷迷糊糊的。
  
      外面的世界越来越繁华、现代和灯红酒绿。而他似乎始终保持着这种甚至连冷眼旁观都不屑一顾的姿态五年?还是十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