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只因为江山太轻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只因为江山太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满头青丝由一根紫色丝带随意扎起的叶晴歌望着悲怆泪下的老人那一下一下的磕头声令心境如古井不波的她都一阵心酸不忍再看。
  
      叶晴歌神情淡然望着四周那群看戏心态的观众黛眉微皱的她冷哼一声所有人都下意识倒退一步再不敢嬉笑纷纷绕道而行。
  
      “周老起来吧我受不起。”
  
      叶河图最终还是搀扶起原本执意不肯起来的老人将手中的外套披在他消瘦的身躯上与他一同走进故宫大门从侧面走上**城楼逐渐恢复常态的老人满目萧索地望着广场背影苍凉多少年了没有看看这生活了一辈子的城市了?在他心中登高而赋那是士子所为他觉得自己再没这个资格所以二十年他始终卑微地生存着。
  
      “周老我这次来北京只是陪妻子还有儿子就这么简单。那件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早不放在心上了。”叶河图将外套给老人扶了扶俯瞰**广场。
  
      “能让你放心上的确实不多。唉对你来一场风波总有落幕的时候可对我这样的老人来放不下也忘不掉的。”
  
      老人惨然笑道叹了口气似乎想要将在胸中压抑了二十年的愤懑悔恨都泄出来可最终换来的还是一声叹息他老了比二十年前更老了伸出那双干枯的手扶在冰凉的护栏上。神情终于有种解脱地安详再无法磨灭的记忆也该淡一淡了“这么多年我也想了很多其实无所谓对错没有不轻狂的少年没有不张扬的青春。都没有错。要错就是碰到你吧。”
  
      叶河图递给老人一根烟老人颤颤微微接过去拿出一盒火柴风大却怎么都不着。
  
      叶河图抽出一根火柴帮老人燃那根烟。老人抽了一口不再话似乎陷入记忆的泥泞中去。
  
      “周老有时间跟凝冰聊聊。她很想念你这位恩师她这次来中央党校进修一到北京就找过你不过一直找不到却被我撞个正着。”叶河图微笑道现在北京不犯自己他也懒得去动谁。
  
      “凝冰这孩子有眼光当初在党校我就很看好她觉得她比望真要灵活。唉我现在老了也帮不上她什么了。不过有些老掉牙的经验之谈倒是可以跟她只要她不嫌弃我老糊涂就行人老脑子就转不过来没办法啊。”老人感慨道。似乎一提起杨凝冰就很开心露出久违的会心笑意。
  
      “周老是老骥伏枥。”叶河图安慰道。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老人自嘲一笑“至少我这个廉颇是不能再饭喽。”
  
      叶河图笑着摇摇头沉默不语。
  
      站在他们身后地叶晴歌安静望着这对沧桑的背影。
  
      “河图啊你中国要是能多几个像你这样的人我就是跪二十年都愿意啊。”老人低声道沙哑的声音飘散在萧瑟风中。渐渐的老人不再理会叶河图只是望着那座英雄纪念碑怔怔出神。
  
      叶河图悄悄下了城楼叶晴歌默默跟在他背后。欲言又止。
  
      “是不是想我明明可以阻止他下跪为什么还要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磕头?”叶河图似乎猜透叶晴歌的心思。语气淡漠。
  
      叶晴歌不反驳。
  
      “你觉得老人没有这一跪他这辈子能安心吗?”
  
      叶河图苦笑道洒然离开故宫最后对这位风华倾国的妹妹抛下一句话“晴歌很多男人即使跪下来也是英雄。他这一跪我觉得是在为中国跪不是为我。”
  
      叶晴歌笑顔嫣然那根紫色丝带似乎被风吹松最后随风飘落她那满头的青丝肆意飞舞飘动犹如仙人。
  
      男人一跪仍英雄那才是真正的英雄吧。
  
      城楼上老人只是怔怔望着远方眼神没有焦距。
  
      这个姿势保持了足足一个钟头最后老人蹒跚着走下城楼再吃力地把那破椅子搬上城楼放下椅子坐在上面扯了扯叶河图给他披上的那件外套闭上眼睛面容安详。
  
      这一生荣华过落魄过被人景仰过被人唾骂过惟独不曾平庸过足矣。
  
      伸出一只手擦干泪水安然放在椅把上沙哑地哼起曲。
  
      累了。
  
      这辈子放不下的东西就带进棺材吧。
  
      老人扶在椅把上的手颓然落下——
  
      叶河图在赶回去的时候突然接到杨凝冰电话今天不出中央党校了叶河图不厌其烦地叮嘱了一些琐碎事后才挂掉电话意态阑珊地开着车车是新车别指望他会给叶家那头老狐狸省钱能败家的时候叶河图从来都不浪费。
  
      “晚饭怎么解决?”叶晴歌笑道这个哥哥什么都不像父亲但有一确实是遗传那就是对妻子的绝对忠诚。
  
      “你一个女人当然是你下厨。”叶河图懒洋洋道。
  
      “下辈子吧我誓此生不入厨房的。”坐在后车厢的叶晴歌随手扎起略微凌乱的头一本正
  
      经不像是在开玩笑。
  
      “萧易晨不是挺好的你时候不也长大要嫁给一个冠盖满天下、一剑动九洲地男人吗?当年你为什么不同意那门亲事?安心做个正常女人有什么不好非要在外面闯荡世人都你我们叶家你最出世脱尘。其实在我看来算你最入世最静不下心。”叶河图用兄长的身份教训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