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这人厚道,我喜欢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这人厚道,我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无道现在的日子貌似很悠闲陪姑姑或者姨逛北京抱着琉璃游颐和园有空还会去美洲会或者中国会这两家俱乐部喝喝酒抽抽烟既没有跟北京那群隐忍的公子哥起冲突也没有谁敢对他下手一时间北京安静到令人感到诧异。
  
      燕家别墅。
  
      燕极関在宣纸上挥毫泼墨老骥伏枥的他虽然老年丧子却并没有被命运的创伤击倒宣纸上一老翁持竿独钓寒江雪三分之二的画面都是白茫茫的空白却偏偏给这幅画增添一种只可意会的苍莽意境老人搁下毛笔对身边的燕清舞轻声道:“留白书画如此做人也应该如此做人给别人留一线自己狡兔三窟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爷爷是无道不够圆滑府吗?”燕清舞皱眉道。
  
      “爷爷这辈子阅人无数眼光比一般人自然要好叶无道若不是这一代人中的佼佼者我也不会答应你和他在一起上将的外孙又如何?北京名将之后不敢一抓一大把可也非凤毛麟角。那头狐狸的孙子又如何?他对北京鞭长莫及啊。我看中的是叶无道他自己的潜力和资本现在北京城那批老头子都惦念着掂量着叶无道的背景独独忘了去想一想他是怎样的角色也正常老家伙们安稳久了难免轻视年轻一辈这种事情我了也没用我也不想。”燕极関叹了口气道。
  
      蔡咏颜敲门而入。给燕极関端来一杯热茶。
  
      “东琉呢?”燕极関接过那杯茶坐在那张八仙椅上微微抬起头。
  
      “他就回来最近他都在天津忙爸你也知道现在天津机遇多他想要自己闯是好事。”蔡咏颜略微忐忑道。不清楚为什么爸为什么要突然把东琉叫回来。
  
      “好事坏事其实差不远的。”燕极関含有深意道瞥了眼脸色微变的儿媳妇继续喝茶。
  
      蔡咏颜其实知道东琉这次是去参加天津市政府举办地天津展新战略与跨国公司在津投资新机遇第二次圆桌会议东琉的关系网现在有多深有多广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具体底细她潜意识里觉得有白家子在东琉很多事情逾越了规矩也不是什么大事。
  
      燕极関轻轻摇头。吹了口微烫的茶水。
  
      “清舞你真的决定了?”燕极関叹息道苍老的脸庞即是欣慰又是感慨。
  
      燕清舞头不容置疑。
  
      “什么事情?”蔡咏颜疑惑道能够让爸这么重视的女儿做出地决定肯定非同寻常。
  
      “妈我要去西藏。”燕清舞带着歉意道声音很轻却异常坚决。
  
      “西藏?!”
  
      蔡咏颜脸色剧变一把拉住燕清舞的手。从来都是以女强人示人的她一下子就眼眶湿润起来西藏几乎是离北京最远最高最偏僻的地方了啊她也依稀知道女儿为了叶家那个青年决定从政。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这闺女竟然一去就选择了去西藏蔡咏颜哽咽道:“你这孩子去哪里不好为啥去西藏?你觉得在北京展我们碍事看着心烦你可以去东北啊那里也可以锻炼或者天津国家正大力扶持呢。你要是还不愿意江苏浙江都可以嘛为什么要去西藏呢。那么艰苦的一个地方。”
  
      “那可是共青团系的福地啊。”燕清舞眼睛一红挤出一丝笑意。跟母亲半开玩笑。
  
      “咏颜你也知道清舞的脾气别劝了我就是劝了半天嘴太干才让你给我端茶的。”燕极関苦笑道这孩子的倔脾气还真是比天楠还要让人头痛罢了罢了随她去吧既然是到地方磨练长远来生活条件艰苦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爸可是清舞从到大也没离开过我们我怎么放心啊。”蔡咏颜侧过脸掏出纸巾擦了擦眼泪。
  
      “妈好啦好啦我也不了你总不能一辈子让我窝在北京吧燕家地人可不能是井底之蛙哦。”燕清舞微笑着哽咽道千里迢迢奔赴西藏不想亲人绝对是自欺欺人。
  
      “怎么了?”风尘仆仆的燕东琉一进书房就愣了要强的母亲和坚强的妹妹怎么都哭了。
  
      “没事清舞准备去西藏了。”燕极関终究是过来人见惯了分分离离还能够保持镇定。
  
      燕东琉似乎并不奇怪只是望着燕清舞柔声道:“那里冷记得多带衣服。
  
      男人跟女人在对待大事上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历史一直被男人操纵也非怪事。
  
      “爷爷叫我过来什么事情?”燕东琉本来正跟几个天津混得比较风生水起的公子哥觥筹交错呢一听妈爷爷让他第一时间赶回北京就火赶回来现在北京不同寻常马虎不得。
  
      “听你要投资几个大项目。”燕极関语气平静端着茶杯深深望着燕东琉。
  
      “爷爷放心犯法的事情我不做。”燕东琉心一紧赶紧表态难道是天津方面的事情出了纰漏?他快思考一遍确定并没有露出马脚和把柄在别人手中这才安定下来他如今在天津可是比得上一方中央大员就像这次圆桌会议多少国际大集团的负责人想要跟他吃顿饭在中国一家外企牵线搭桥的人属于什么份量往往决定这家外企地前景。
  
      “多就是钻钻政策的漏子是不是?”燕极関笑道只是笑容并不让燕东琉感到半轻松反而更加沉重。
  
      “金黄银白。但见了眼红心黑哪知头上有青天?”燕极関冷笑道“东琉大丈夫为官亦可为商亦可独独官商不可为何?一个官员沾染上了市侩之气。便很容易精明有余大器不足你妈是女人到今天这个位置我就不什么了可你是燕家未来的家主眼光看远现在很多事情未必是问题以后可就指不定有人拿出来事喽。”
  
      “爷爷的是。”燕东琉吓出一身冷汗再不敢有半轻浮。
  
      “清舞将来比你走得远。”燕极関低头喝茶。吐出一句话。
  
      燕东琉心理非但没有半不平衡反而转身悄悄朝燕清舞眨了眨眼。
  
      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个妹妹压抑起来地天赋这一恐怕连叶无道比不上他。
  
      燕清舞将来能走多远燕东琉比谁都期待。
  
      恰好那一天苏惜水跟身为g省省委书记的爷爷要去浙江。
  
      赵清思则跟身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的爷爷要去东北老工业区。
  
      叶无道并不知道这一切等他知道的时候三个女人早已经在西藏、杭州和黑龙江扎根在想什么也没有意义。
  
      当时他暗中密切关注的是太子党在港澳的战况。
  
      香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