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摘仙令 > 第七六七章 六千大章酬书友碟豆花的万币打赏

第七六七章 六千大章酬书友碟豆花的万币打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蝎子邵裕死了?
  
  尚仙和南佳人瞬间明了。
  
  师妹手上有三千万仙石,那三千万仙石跟风门前辈的任意传送门一样都是香饽饽,明里暗里的不知道引动了多少人。
  
  佐蒙人肯定也在里面插了一手,他们明着杀不了师妹,也进不了她的身,那么不是在黑道砸灵石买命,就是拿某些人极想要的东西诱惑。
  
  甚至那些人,可以是一个势力,一个世家……
  
  尚仙和南佳人不由凝重地对视了一眼。
  
  “师姐,你想让我们怎么帮你?”
  
  柳酒儿在乱星海的六十年,没有长辈,没有师兄师姐帮她撑着,逼得她自己立了起来,此时,也有些明白陆灵蹊的处境,“想要你三千万仙石的人太多,你想让我单独算,肯定是不行的。”
  
  三千万仙石呢。
  
  没有大的诱惑时,很多人可以一直当他的道门修士,当好人,甚至在小的诱惑面前,当他的正人君子。
  
  可是当生死、权欲这些攸关命运的东西出现时,本心……到底怎么选择,谁也没法预料。
  
  正是考虑到此点,柳酒儿连建议她把三千万仙石让随庆师伯带回宗的想法都没有。
  
  这个数额真是太大了。
  
  大家在乱星海在幽古战场拼死拼活,全加一起,也许都没有三千万。
  
  这倒不是说,大家没挣到这么多,而是就现阶段来说,至少幽古战场这里,大家主要换的绝不会是仙石。
  
  听说这里有无数可突破元婴、化神瓶颈的丹药,哪怕它们贵得令人发指,大家该换的肯定还会换。
  
  所以,谁手上都不会有多少仙石。
  
  真要让随庆师伯带回去,宗门肯定也不安生。
  
  “我有那么傻吗?”
  
  陆灵蹊把倒好的茶,一杯杯的送到他们手上,“也不要被吓着,杀生百万之后,在这幽古战场,不到我重伤欲死,大概是不会有人族修士朝我出手的。”
  
  陆望老祖为什么招那么多人的恨,却还活得逍遥自在?
  
  因为他拳头硬。
  
  同理,她在这里的拳头也是最硬的。
  
  就算还有邵裕那样不怕死的家伙,得了佐蒙人的好处,想火中取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在外面说的那些话,你们就不要想了。”
  
  陆灵蹊一屁投坐到神棍师妹旁边,笑咪咪地道:“酒儿,你帮我算算,我最近有没有再发大财的运?”
  
  啊?
  
  柳酒儿心肝一颤,“师姐是说佐蒙人可能针对你的第三次围杀吗?”
  
  都不知道被千宠万宠的师姐是怎么长的,一听说有架打,眼睛都发亮。
  
  但那是围杀,能是架吗?
  
  “师兄师姐都让我算过了。”柳酒儿愁眉,“我三次都得了‘彖’卦,此卦有万种可能,好像天上的风云一般,无可琢磨。说它好,它非常好,可是说它不好,它也能非常不好。具体是往好,还是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完全取决于生死两条路前的选择。”
  
  这里面不仅涉及到师姐的选择,还涉及到佐蒙人高层的选择,涉及到幽古战场上好些修士的选择。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以后这样的卦,你给我少算。”
  
  当初所谓的‘彖’卦,就把她绕晕了。
  
  陆灵蹊真是服了自家师妹,“我拜托你,不要老想着我该如何的防。”
  
  如果老想着防,她早愁死了。
  
  “你应该想,我出招的时候,佐蒙人能不能接住。”
  
  什……什么意思?
  
  不仅柳酒儿眼巴巴地瞅着她,就是尚仙和南佳人也一齐望了过来。
  
  陆灵蹊轻啜一口灵茶,“我用三十五年的时间,钓了佐蒙人在幽古战场的一个高层人物。”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他们针对我的第三次围杀,我可以百分百的告诉你们,不会再是那种动辄百万人马的送死战。”
  
  那是什么?
  
  柳酒儿都更愁了。
  
  “不用担心,我也用三十五年的时间,做好了准备。”
  
  她进幽古战场三十六年了。
  
  这三十六年来,锐剑术这个连炼气小修都会用的道法,愣是被她磨出了新境界。
  
  “这个准备,我暂时不能跟你们说,但是,我钓的那条大鱼,却需要你们的帮忙。”
  
  “你说。”
  
  尚仙终于开口,沉稳的声音,稍稍抚平了柳酒儿的不安。
  
  “幽古战场因四大聚集地分四大战场,佐蒙人就在此设有东南西北四大观风使,除了观风使外,他们还有一个非常神秘的主事。”
  
  可惜那主事是谁,陆灵蹊一直没打听出来。
  
  但跟陈浩打成那样,那位主事都稳住了他自己没有跳出来,显然不是怕死,就是非常不简单。
  
  “我无意中得了一样小东西,那小东西,恰好可以联系北部战场的观风使石宽。”
  
  陆灵蹊挑挑捡捡的把她化名顾凌和对方的联系说了些,“……师父和风门前辈他们要走了,最近,他也变得急切起来,话里话外,极尽诱惑。
  
  我的意思是,你们配合我演一场我被顾凌下毒,要不行的戏。”
  
  “……”
  
  “……”
  
  怪不得要柳酒儿算她最近有没有发大财的运呢。
  
  尚仙和南佳人一齐看向自家的神棍师妹。
  
  柳酒儿很认真的打量这个她以为是假的天道亲闺女。
  
  天道喜欢落井下石,却也喜欢锦上添花。
  
  师姐这运……
  
  陆灵蹊笑着让她瞅。
  
  “只从面相上看,师姐,你本就是个一生都不愁财钱的人。”
  
  虽然身有寒毒,可是师姐笑起来的时候,一样灿若玫瑰,气质英朗,一双剑眉隐透杀气,十分美丽中,三分英气,更有三分豪态。
  
  一双慧黠明眸好像天生的就有欺骗性,很容易让人放下心防,但是,又不缺俾睨天下之态。
  
  呼!
  
  柳酒儿轻吐一口气,“三次‘彖’卦,俱有乾象,而乾为天,为六九之势。
  
  初九爻,龙藏水中,九二爻,水中的龙到了田野上,有利于拜见贵人;九三爻,君子当勤奋不懈,因时而止;九四爻,龙或跳跃离渊,或安居深潭,随时进退;九五爻,飞龙在天。”
  
  下一个是上九爻,龙已经飞得太高,有悔恨遗憾之事。
  
  这种事,他们谁都避免不了。
  
  柳酒儿不打算说,而且此时也不是说这事的时候。
  
  “用九爻,本就是大吉的象征。正所谓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师姐的运——恰在这不息之上。”
  
  她在乱星海被佐蒙人盯上,被周围势力虎视眈眈瞅着的时候,唯一的办法是退一步,以损一臂的方式,韬光养晦。
  
  换这位师姐……
  
  柳酒儿突然明白,她和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师姐,你这次的财运,只看你自己想要干得有多大。”
  
  啪!啪啪!
  
  陆灵蹊给她连鼓三掌,“酒儿,我觉得,知袖师叔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多喜欢你一点的。”
  
  “……”
  
  柳酒儿嘴角抽了一下,不想理人。
  
  师兄师姐们没一个好东西,连夸人都要给她扎根刺。
  
  可恨,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
  
  师父那种不管三七二十一,拎拳头就上的本事,她天生的干不来。
  
  “师兄师姐,你们都听到了吧!”
  
  陆灵蹊高兴的一连放出三个小葫芦,三个小玉瓶,“这里面的东西,是我补灵养魂之物,今天高兴,便宜你们三个了。”
  
  没了风门的任意传送门,佐蒙人可能会把他们无法发泄的恨意,转移到他们身上。
  
  这一点,陆灵蹊早就想到了。
  
  “遇到危险,不要舍不得用,我身上还有。”
  
  陆灵蹊摸出一枚玉简,“这是我初步要赚这笔大财的计划,这笔钱赚到手,不仅我可以脱身,还可以隐人耳目的,加入你们的队伍,平平安安陪你们逛尽幽古战场。”
  
  真的假的?
  
  柳酒儿眼巴巴地先瞅尚师兄,再瞅南师姐,就等着他们看完了自己接手。
  
  尚仙的神识在玉简中转了又转,拢起的眉头慢慢松开,这才把玉简丢给南佳人。
  
  南佳人的眉头跟他重复了同样的动作,只是,她没有再把玉简丢给眼巴巴的神棍师妹,反而坏心的收了起来。
  
  “计划看着还行。”
  
  南佳人好像没看到某人恨不能伸过来的手,轻啜一口灵茶,“不过,我和师兄要好好再算一下,回头等师父他们来了,再请他们查缺补漏。”
  
  “行!都听你们的。”
  
  陆灵蹊感觉被他们用过的师妹有些可怜,把装了黄金酒和碧心果汁的小葫芦、小玉瓶送到她手上,“来来来,操心的事,让他们想去,你看看这个,肯定会喜欢的。”
  
  “……”
  
  哄小孩呢?
  
  柳酒儿想跟他们翻脸,奈何玉瓶被师姐打开,记忆深刻的气味让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忙一把接过来。
  
  “怎么样?喜欢吗?”陆灵蹊笑咪咪地问。
  
  “……喜欢!”
  
  碧心果呢。
  
  我的天。
  
  都被打成了汁。
  
  这一瓶……
  
  柳酒儿轻轻晃了一下,感觉这玉瓶也有点乾坤之态,这得装了多少?
  
  “别晃了,”陆灵蹊当然知道,她想试啥,“玉瓶是被我加了乾坤之阵,不过因为是后来加的,所以一瓶也只有一斤左右的容量。”
  
  一斤已经有很多了好吧!
  
  碧心果汁呢。
  
  这得用了多少颗?
  
  “师姐,你以后有事,只管找我。”
  
  要她干啥,她干啥。
  
  柳酒儿觉得,她可以把她自己卖给这个天道的亲闺女了。
  
  李开甲那个所谓的亲儿子,在她师姐面前,好像还差了那么点机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