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冷面督主请低调 > 第六十七章 皇上起疑了

第六十七章 皇上起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司礼监,勒霜坐在通明的烛火前阅览着文书。
  一内侍疾步奔进来,凑到秉笔耳边,悄声说了几句。
  勒霜闻言神色遁变,脂黛轻覆的一张俊脸在摇摇火光里更像是蒙了层薄薄的冰雪一般,寒凉得渗人。
  稳稳落了毛笔,他豁然起身向门外走去。
  ……
  京城,九王府。
  静乐郡主蜷在紫檀木玫瑰椅上,手托半张脸昏昏欲睡。
  午寝那会儿,她换上内侍小喜子的官服和帽子,冒充太监偷偷的溜出宫来找她的九叔华南赫。
  人到府邸,才得知九王爷并不在府中。
  王府的管家嘴严,向他根本问不出九王爷的下落。
  没奈何,女孩只好乖乖呆在花厅里,发誓不等到华南赫回来,绝不回宫。
  转眼金乌沉落,夜色婀娜。
  许是男主人不在,晚间九王府的重重院落都显得格外宁静。
  女孩守在最里层院的花厅里寸步不离,茶饭不思。
  她过来就是想要当面问一问九叔,小喜子昨天目睹的那幕是真是假。
  她的九叔,到底有没有对着云贵嫔离宫的马车黯然神伤,长吁短叹。
  透窗而过的徐徐晚风吹得桌上烛影幽微跳跃,女孩孤独的凝望着,不知不觉眼帘发沉。
  外院犬吠忽而急促凶猛,紧接着脚步声分沓而至。
  “天色这么晚了皇叔还未回府吗?也罢,朕就在此处等他回来!”
  花厅的门扇被人推开,一袭明黄在灯下闪着朦胧的金光,看得女孩眸间一亮,睡意全无。
  惊叫着从椅上跳起,静乐郡主用怪异的眼神直视华南信:
  “皇帝哥哥,你怎么来了?”
  华南信也是一愣,继而眯眸似笑非笑,淬着暗火的两目上下翻滚,将女孩从头到脚打量个遍:
  “身为郡主,穿了太监的衣服到处乱跑成何体统!在朔风堂住着也有些日子,规矩白学了?见到朕,该叫什么?!”
  女孩惶惶的眨眸,唇瓣努起,端手福了福:
  “莹儿参见皇上。”
  她那不情不愿的态度使华南信不甚满意,也不愿和她计较,冷哼:
  “起吧。”
  挺直身形的下一刻,女孩三蹦两跳的挨近帝君,讨好着攀住他一条手臂,娇声问道:
  “皇上,都这么晚了您不去后宫翻牌子,跑到九叔的府里做什么啊?”
  两点精芒闪过帝君深邃的黑眸,他漫无目标的直视着前面某一处,狡黠的扯了扯嘴角:
  “没什么,朕几日不见皇叔甚为惦念,晚间得空过来看看他。然不巧的很,他此时还不曾回府……”
  “谁说微臣不在府里?”
  暗哑而富磁性的嗓音缓慢传入花厅,刻意拖着不羁的长调。
  接着墨影一踱,银发男子走至帝君面前,身上穿天青色木槿花叶抱枝团绣锦缎长袍,眉眼持着特有的淡漠疏离。
  四目相视,银发男子唇角凝笑,一股子恍是来自九幽之界的阴戾,令华南信心悸的挑了挑眉梢。
  银发男子拱手:
  “臣华南赫见过皇上。”
  “九叔!”
  不等帝君发话,静乐就不管不顾的扑到男子胸前。
  华南信机警的眸光紧锁男子,似乎发现了什么特别之处:
  “皇叔,你的声音不对劲啊?”
  银发男子笑得澹然,两指捏了捏突出的喉结:
  “哦,臣这两日过于贪杯,嗓子被烈酒灼到,声音才有些异常。”
  华南信微微点头,言语间尽是殷殷关切之情:
  “暑夏之季还是少饮烈酒,免得上火伤身。”
  男子笑得意味不明:
  “多谢皇上关心,却不知您晚间到臣的府中所为何事?”
  华南信看向静乐郡主,表情随意:
  “朕今晚闲暇,听闻莹儿偷跑出宫到皇叔府中玩耍,便过来寻她。”
  男子笑吟吟的举目直视帝君:
  “原是为了静乐,臣还以为皇上确是思念臣,方才白高兴了一场。”
  刹那间华南信容色肃冷,怔怔瞧着神色得意的男子,薄唇颤颤再难自圆其说。
  此刻二人各自沉默,两对凌厉的眼神汇聚时,仿若有惊涛骇浪激烈的交锋冲突着。
  女孩傻傻的看向身形对立的两个男人,只觉静止无声的空气中径自沉浮出十足刺鼻的火药味儿。
  偏是此时,华南信言语直白的逼问一句:
  “刚刚朕的龙辇到了府门外,皇叔未能接驾,不知人去了哪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